大眾小說網 > 春妝 > 第135章 法子

第135章 法子

  朱氏癡癡看著,驀地心頭一酸。

  她不也像這花么?

  無根無憑、無由無據,縱使富貴潑天,卻全都是人給她的,她自己半點主作不得,甚至就連她的兒子,也不是她自個兒的。

  一念及此,朱氏不由悲從中來,眼中滾下兩行熱淚。

  原以為諸事在握,如今才知,人家一收手,她便唯有兩手空空而已。

  見她突然便傷心起來,葛福榮家的嚇了一跳,復又急出滿身大汗。

  時辰已然不早,賀客堪堪將至,淑妃娘娘也快要來了,若是朱氏頂著兩個大紅眼去迎客,指定外頭又要傳出什么來呢。

  她打迭起精神,好一通安慰,好話歹話說盡,總算朱氏不哭了,葛福榮家的抹一把汗,陪笑道:“王妃也莫要傷心,若要出氣,有的是機會,何必急在一時?”

  朱氏怔了怔,旋即抬頭,通紅的兩個眼睛里,射出炯炯精光:“媽媽這話怎么說?”

  果然,一說起這些,她馬上要多精神有多精神。

  葛福榮家的情知這話對了她的心思,便笑道:“這還不容易么?不必王妃出面,便由老奴去找人,不拘往那院子里弄點兒蟑螂、耗子、臭蟲什么的,到時候就說鬧蟲害,住不得人,讓五……讓賤種從院子里搬出來,然后把那院子從里到外砸個稀巴爛,不就結了?”

  這是她想了許久才想到的法子,又省心、又便宜,還不落人口實。

  為了朱氏,她也算是絞盡腦汁了。

  聽了這番話,朱氏的眼睛登時亮得像兩個小燈籠。

  著啊!

  妙啊!

  這法子簡直太好了,最要緊的是不費手,由頭亦是冠冕堂皇的。

  她越想越是歡喜,忍不住“哈哈”笑起來,掩袖道:“好,這法子甚好。那賤種不是最念著他親娘么,還吵到了王爺跟前下我的臉。如今我便趁他的愿,把那院子徹徹底底‘收拾干凈’,讓他好生念想念想那賤人!”

  語至末梢,終是帶上了濃濃恨意。

  見她回憂作喜,葛福榮家的忙又趁熱打鐵,陪笑道:“既然王妃打算這么做,那今兒越發要顯出好來,把戲做足了才是。那腌臜物件兒您不只要收下,還要放在最顯眼之處,凡有人問,您便說這是那賤種親手做的,雖東西不算名貴,孝心可嘉,您很喜歡這份壽禮。”

  “那不成。”朱氏斷然搖頭,神情十分不虞:“一來我不想給他做這個臉,再者說,若是旁人聽了這話,明年也一樣給我弄這些破爛東西來當壽禮,那豈不是太虧了?斷斷不可。”

  她頭搖得像撥啷鼓,眉峰向下壓著,顯是極為不耐。

  葛福榮家的知曉,朱氏這是舍不得那些份子錢。

  她不由暗自搖頭。

  王妃的日子,實則也不似表面看來那樣光鮮。

  可轉念想想,不是她不敬主,委實是朱氏這是自找的。

  她那娘家就是個破落戶,一家子全都賴在朱氏身上,她那幾個兄弟尤其不要臉,那么大個兒的男人,也不想著找個正經差事,鎮日里斗雞走狗、問柳尋花,手里沒錢,卻偏還要把那錢不當錢使。

  朱氏不說勸誡禁止,偏還縱著他們,每每回娘家,就愛聽人恭維,幾句好話一說,她那手指縫便漏得像下雨,可勁兒往把銀子往外灑。

  葛福榮家的很想要嘆氣。

  真不知道王妃那腦瓜子是怎么想的,朱家那個無底洞,多少銀子也填不滿啊。

  而此際朱氏舍不得份子錢,不還是為了娘家?

  往年每逢壽辰,收回來的份子錢都會被她拿回家貼補,有時娘家迫得緊了,她便連仆役的月錢也要扣上一、兩個月才發,王爺眼開眼閉,只消她別太貪,他也就不管了。

  只是,身為王妃,手頭卻如此拮據,且還是自找的,葛福榮家的深深地覺得,朱氏也真是作。

  捺下這些雜念,她便順著朱氏道:“王妃這話很是,倒是奴婢沒想這么多。既這么著,您干脆將這腌臜東西大大方方地和別的壽禮擱一塊兒,您什么也別說。人家一瞧,自會瞧出這東西寒酸,也就知道那賤種的壞心眼兒了。”

  卻是行了個迂回之計,換了個說法,實則仍舊是原先的意思。

  朱氏這回倒是聽進去了,點了點頭,心下仍舊有幾分不喜,擰眉道:

  “若依我的本意,這家里竟是沒這個賤東西在才好。只是,你說的也對,他既有臉送,我就讓他好生長個臉,也讓大家伙兒瞧瞧這下賤東西有多‘孝敬’他的母妃。”

  這般說著,她心下便又起了別的想頭:

  跪禮的時候,定要多拖上一會兒再叫起,讓這賤種多跪一跪,再一個,把那跪墊也撤了,讓他吃點苦頭。

  一瞬間,她眼前似是現出徐玠跪在磚地之上、滿臉痛苦的模樣,直是舒心暢意,眉眼都笑開了。

  葛福榮家的見狀,終是徹底放下了心,自回屋擦藥去了,朱氏亦張羅迎接淑妃之事,一時倒也顧不得其他。

  巳初過半,淑妃娘娘的儀仗,緩緩進得東平郡王府大門。

  紅藥雜在人堆里,不時垂下眼眸,瞅一眼裙擺。

  簇新的煙青色四幅宮裙,今兒才上的身,只此際,那裙畔卻洇了一團十分顯眼的黃斑,似是泥漬,又像是顏料。

  這是有人故意弄上去的。

  紅藥攏了眉,心下著實煩憂。

  離開皇城之后,這黃斑才慢慢顯了出來,她換亦無處去換,所幸左右皆是儀仗,加之沿途又皆有黃幛子封路,倒不虞被外人瞧見。

  而即便如此,她還是覺著憋屈,以及,莫名可笑。

  這也能斗起來?

  簡直沒道理。

  然在心底里,她卻又知曉,那后宮里的紛爭,有一多半兒,皆是沒有道理的。無心的一句話、一聲笑,便能成為別人算計謀害你的由頭。

  還是日子太閑了。

  人皆道飽暖思啥欲,在紅藥看來,這話很該改成飽暖思爭斗,尤其是在這深宮之中,日子又長,女人家又多,大幾百號兒呢,平素閑來無事,不斗上一斗,多無聊不是?

  :。:

看過《春妝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香港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几点时间 2019香港新老藏宝图 辽宁福彩快乐12软件下载 四川时时玩法 广东时时结果走势图 2017年香港码开奖记录 重庆欢乐生肖定位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 360重庆老时时票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甘肃福利彩票官网 秒速时时个位杀号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结果管家婆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是什么 pk10机器人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