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聯盟之魔王系統 >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全員惡人
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全員惡人

  雖然小魚兒的直播間里,僅僅只有三百的顯示人氣,但是真人有四十多啊。

  有人看到主播排到落日的時候,就趕緊去開啟錄屏模式了,他是一個視頻up主,看到這個畫面,就本能的覺得,這個小伙的表現錄下來,肯定能火!

  果然后續的表現,全是節目效果。

  他立刻刷了個超級火箭,給這個主播加點人氣。

  超級火箭,具有全頻道廣播的能力。

  也就是說,無數房間都會飄過這么一條,如果你有興趣,就可以直接點進直播間觀看。

  果然人氣立馬就瘋漲了,up主表示,不要謝我,叫我紅領巾!

  小魚兒連感謝超火的心思都沒了,在跟隊友商量怎么辦。

  “我的媽呀,居然是個真貨?”二樓磕磕巴巴的說道。

  “咋辦啊,我們會不會被零封啊?”一樓吞了口口水道,他是典型的欺軟怕硬型,一虐別人就要全屏打字嘲諷一番。

  然后排到職業選手什么的,就趕緊好話招呼著,也夢想著,說不定哪天混個青訓啥的呢。

  “你個烏鴉嘴,可趕緊閉上吧,你走上路打納爾,小心一點。”二樓打野說道。

  惡人谷的人真的是慌的不行,越是到了高水平,就越是知道真正大神的恐怖。

  這局贏的幾率,相當于螞蟻一腳絆倒大象。

  所以最后商量一下,也就是希望殺幾個人,目標,落日戰隊人均死一次!

  拿到五個頭,就趕緊投降不要給對手羞辱自己的機會!

  這些人都是大師分段,平時也偶爾遇到過職業選手,已經非常難打了,但是好歹有贏過。

  但是如果對面是職業選手雙排,就幾乎不可能贏,實在過于兇殘,雙排都那么恐怖,何況是五排。

  國服當初讓人非常難受的一次就是王者局的阿修羅跟dark雙排了,一開始還有人想去狙擊他么,結果最強王者前十的局,他們殺了個十七連勝,簡直血雨腥風,無數國服第一瑟瑟發抖,嚇得看見他們兩個在對面就光速秒退。

  搞的他們十七連勝以后,五個小時都開不了一局,才徹底放棄這種喪心病狂的屠殺。

  那個時間段,又剛好是s賽,三大職業隊的十幾號人不在。

  好在雙方互相偷家,你在這里國服沒有對手,牧晨在韓服也是十幾連勝的屠殺,才算挽回一點國服的顏面。

  那時候的雙排,小魚兒就是親眼目睹了所有局,才會看到落日id的時候,嚇得口香糖都吞進去。

  把把都是順風無敵,逆風隨便翻。

  兩個人追著五個人打都有過,這就是頂尖職業雙排的威力!

  職業選手里剛打一個賽季的都這么恐怖了,落日五排該是何等的血腥?

  小魚兒出門裝選擇了多蘭盾加一紅,是的一個ap小魚,出了多蘭盾。

  現在他的直播間,人氣已經過萬,無數觀眾涌來,圍觀受害者第一視角。

  “大師三百點這么巧,證明一下大師不菜啊!”有彈幕說道。

  “多蘭盾出門,我服辣,至于那么慫?”有人嘲諷道。

  小魚兒說道:“小魚的被動是減少普通傷害,多蘭盾的被動也是減少普攻傷害,兩者疊加完美契合,這是我研究的新打法,不了解主播的萌新點個關注,下次教你們套路。”

  這種不要臉的回答,倒是震懾住了不少人,還真以為是什么套路呢。

  畢竟,之前這個房間,真實人數,從來沒有超過一百過。

  陳牧出門則是長劍三紅,打比賽基本都是多蘭盾出門,需要穩健,rank難得可以自由一點,該浪就浪,保kda的日子,陳牧感覺像是備著沙包在訓練,束手束腳的。

  落日沒有選擇打一級團,本來就是娛樂局,路人玩家吃不消職業隊的套路的,一級就可能就直接炸了,那就贏的太快,沒什么意思了。

  陳牧實驗了一下這個皮膚的大笑跳舞等動作,制作的還是比較精良的,從音效到皮膚特效,都是滿滿的誠意。

  回程動作的設計,陳牧也試了一下,因為彈幕全在說,似乎是有什么隱藏彩蛋一般。

  觀眾們很多早就看了視頻,對于皮膚有了全面的了解了。

  現在是直播親眼再看一眼,感受一下那種震撼。

  只見回程動作上,劫背對著眾人,然后回頭露出側臉,接著緩緩取下臉上的面具,露出半張側臉,看不清本來面目,但是露出來的劉海形狀,以及亞洲人的臉型膚色,都在暗示著,這個劫的面具下的臉,就是大魔王牧晨。

  觀眾看到這一幕的時候,滿屏都是666和排面,但是這還只是前三秒,回程動作足足有八秒之久。

  緊接著,劫又立刻戴上面具,然后把身體轉了回來,腳下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王座,造型正是春季賽開幕式的陳牧坐的那把。

  接著劫左腳架到右腳膝蓋上方,雙手扶著王座的扶手,一臉慵懶地回到了泉水。

  這設計師,是真的用心了呀。

  現在的彈幕,就又換了一個畫風。

  “排面之王啊!”

  “實錘了,面具下面就是牧晨!”

  “買買買,不買不是人!”

  “小馬哥,我不再是豹子頭零沖了,我要買劫!”

  .....

  同時,其他的隊友也有樣學樣,在研究自己皮膚的笑聲和舞蹈,以及回程動作,絲毫不擔心出門慢導致視野和野區被入侵的問題。

  他們玩的隨意,惡人谷則是如臨大敵。

  根本不敢過河道,一級的眼直接就做了三四個。

  五個人聚在一起,一百碼都不敢分開。

  從心啊!

  落日戰隊的一級團套路,也是聞名于世,一旦逆風打到關鍵局,落日就會大膽的設計各種強勢的一級團,找對手的位置。

  往往都能打出奇效,所以惡人谷慌的不行,生怕遇到職業級別的一級團。

  結果,他們真的想多了。

  彈幕有人告訴他們,落日五個人都在家研究皮膚特效呢。

  把惡人谷給氣的,立志要拿五個以上的人頭。

  全軍出擊!

  伴隨一聲號角,游戲正式進入對線環節。

  陳牧一級學q,直接拿這個小魚測試自己的預判準度。

  如果是對陣職業選手,陳牧可能學e以在對手補刀時進行ea的壓制消耗。

  但是打路人的話,還是q的傷害更高,消耗距離更遠。

  小魚自然懂得躲在小兵身后,吃技能傷害也低一些。

  第一個q,直接穿兵命中,小魚也不慌,畢竟就算是牧晨的劫,技能也不會平白多幾十點吧。

  然后就是直接學了e技能,如果遇到躲不開的技能交e躲就好了。

  小魚兒嘗試改變走位習慣,想亂走以躲牧晨的技能,但是結果卻是,技能又吃,補刀又漏。

  一級就吃了三個q,e技能躲了一個,但是這個躲技能,卻引來了殺身之禍。

  劫一直在用aoe推線加消耗,自然是先到的二。

  秒學w,立刻就是wwqa欺身向前,然后一個盲僧從草叢出現,w到劫身上沒有出q,而是直接平a紅buff減速。

  小魚左右走位,想騙盲僧出q的動作,再閃現躲掉。

  但是盲僧根本不為所動,你走位只會讓自己更難離開平a距離,為什么要交q呢?

  兩下以后,小魚感覺到了自己的血量危機,陳牧更是掛上點燃,小魚不得不交出閃現,在閃現的一瞬間耗子一發q就出手了,根本不給他走位的機會,二段q等了一秒,讓點燃多燒一會兒,然后再二段q進塔,打出百分比傷害后,a一下,確認點燃可以燙死,直接再w回到劫身上。

  cd和傷害,精準的可怕。

  一血拿下!

  “臥槽,耗子哥有毒吧,又不是打比賽,居然二級抓中!”小魚兒吐槽道,“打野來中抓我了,你們應該沒事...”

  doublekill!

  下路vn拿下雙殺!

  “你們有毒吧,vn前期那么弱,雙殺太過分了吧?”小魚兒說道。

  下路的錘石和vn一級的時候,就同時換血加推線,細節做的十分出色,通過各種拉仇恨騙平a,不但補刀優勢,搶二還成功了。

  就普通大師,怎么可能躲的掉冠軍輔助的鉤子?

  扭頭躲的動作被完美預判,掛點燃集火殺掉風女。

  下路搶到二,你就是滿血都得死,何況一級還消耗了血。

  vn最喪心病狂的是,二級學了e,一邊點風女,一邊靠近找角度,找到就把大嘴給定墻了,接著兩人走a殺掉風女,再追后面的大嘴,一路閃現治療追到塔下,錘石先進塔抗,然后不追了,卡住防御塔邊緣,vn借助被動追人追入塔下打出最后一a,拿下雙殺。

  錘石再出來,讓vn安全出塔。

  雙胞胎的默契,讓北美觀眾嘆為觀止,滿屏幕表情包。

  歐美比較騷的就是,各種真人的頭像做成表情刷屏。

  十分的喜感,這三分鐘就送出三個人頭,這游戲,還能玩嗎?

  接著小魚還沒有走到一塔呢,酒桶就又陣亡了。

  他的打野路線,被盲僧和劫猜到了,三級的劫和兩級的盲僧一起卡視野進了野區找到了才打藍buff的酒桶,路人打野路線太僵化,都不用想,僅僅憑經驗就可以知道大部分路人這個時候在哪片野區了。

  血量不滿的酒桶,被劫wewqa就直接快沒了,盲僧跟w過來a,哪里還跑的掉。

  交閃現也是死亡閃,根本躲不掉,哪怕閃現過墻,也沒有躲掉盲僧的預判q。

  人頭被盲僧收下,打野酒桶捂著臉說道:“耗子哥對不起,我以前還說你菜,拖落日后腿,是我太高估自己了。”

  盲僧和劫,至今連閃現都沒有用,就殺掉了魚人酒桶各一次,簡直讓他們懷疑人生了。

  知道這把不可能贏,但是都是大師分段,怎么也能撐過對線期,在游戲中期玩不過職業隊的運營吧,想不到不到三級就全線爆炸。

  這差距之大,真的遠比想象的還要夸張。

  小魚剛把她下的兵清掉,上路盲僧就死了。

  小魚兒嘴角抽搐,看了一眼游戲時間,三分五十秒,全隊就人均一死?

  我求求你們做個人吧!

  上路殺的更簡單,納爾控好怒氣二連跳近身wq二連定住蒙多,盲僧從塔后帶著雙buff摸眼,抗一下塔,qqae打一套,蒙多就是擔心對面越塔,所以怒氣控兵線不讓江岳推,結果人家直接無視防御塔!

  蒙多殘血,閃現進塔,劫隔著墻,人都沒有過去wq最遠距離就k了個頭。

  然后回程補裝備!

  “抓人太久了,兵線要虧呢。”陳牧兩個人頭一助攻,回程的時候說道。

  “這說的是人話嗎?”

  “心疼這個組排隊伍,四分鐘死五個,死亡超過時間。”

  “優秀,這個我上我真行,他們真的是大師?不會是青銅冒充的吧。”有人質疑。

  然而這五個人就真真切切的是大師,一點水分沒有。

  “只能說實力差距過于懸殊,江南七怪排到了五絕,你說怎么打?”在后面看直播的迷弟小亮說道。

  游戲基本已經結束了,四分鐘經濟差距已經超過兩千了,根本沒法玩。

  “江南七怪你也太高看這隊伍了,lpl倒數第一勉強可以說江南七怪,這就是五個山賊,在金大師書里,連名字都不會有的那種醬油貨色遇到了五絕。”解明安在一旁笑道。

  “你覺得幾分鐘能結束?”小亮問道。

  “看他們想不想玩,最晚不超過十五分鐘。”解明安道。

  盲僧五分鐘才第一次回家,回家前還殘血solo掉了第一條小龍。

  而下路學會慫了,但是五分鐘壓刀十五個,跟再殺了一次也沒有什么區別了。

  中路則是一次消耗雙q,加換位a一刀,小魚就交e跑躲起來回程了,小魚被壓了十六刀,還被打回家了。

  因為這是一個五分鐘不到,就摸出殘暴之力的劫啊!

  這場組排,真的是噩夢,落日才是真的全員惡人啊!

  —-

  ps:日常求票2/2

看過《聯盟之魔王系統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棋牌房卡代理 百年3肖6码资料区公开 彩发发2016版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 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江苏时时11选五 前三组选奖金多少 棋牌娱乐 11选五软件下载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 绝对不要押金的麻将群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pk10滚雪球定位计划 为什么玩不过时时彩赢了又输 足球财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