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聯盟之魔王系統 > 第四百三十二章 開局五比一

第四百三十二章 開局五比一

  人在絕境之下,只有兩種反應,一種是放棄等死,一種是爆發反擊。

  兩種代表的不同的人生態度和思想,而一個團隊會如何打,取決于隊伍的核心。

  lpl出名的絕境選手,就是夜叉,多次在不被人看好的情況下,一路逆襲上來,殺到s賽四強,拿下至今為止lpl的最好成績。

  所以有絕境夜叉的說法,就是說這個男人會在絕境的時候,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潛力。

  而這一場,爆發的是落日整個戰隊!

  劍王本來不打算回家,但是在臺下看比賽會被人認出來,會很麻煩,還是得看直播,那在歐洲看又有什么區別呢。

  比賽結束了,在家躺著,吹著空調,吃著西瓜看比賽,還不是美滋滋?

  看到yul被單殺后那個郁悶的表情,劍王心里莫名的很爽。

  還以為你們韓國人多厲害,單人線上還不是被打的爆炸?

  又有一種惺惺相惜之感,如果能yul聊天,一定可以互相交流出面對這個牧晨是有多么巨大的壓力。

  只有親自對線過的人才會懂,真正的難以形容,連空氣都會感覺變得粘稠。

  也就是俗稱的,令人窒息!

  這是真實的感覺,不然驕傲如劍王,又怎么放棄刺客,選擇后期發育英雄呢,被打的完全沒了自信就是這樣的。

  這個yul哪里來的勇氣,居然敢水晶瓶出門打劫,這不是等于拿著鉛筆刀搶人家拿狼牙棒的么。

  想打消耗這個想法,貌似沒啥大錯,但是你得看對手啊,這貨你不打死他,他就打死你,想慫?做夢啊!

  劍王被揍的經驗異常豐富,現在的版本,除非你不補刀了,不然是不可能在這人面前慫住的。

  劍王希望拳頭公司早點改版,不然這個版本有人能中路擼贏他么?

  啥時候中路不帶點燃了,英雄傷害削弱一圈了,估計就能跟他和平發育,中期打架后期打團了。

  不然不被殺就要被壓刀,這中路根本沒法玩。

  yul貌似被打的已經對線崩盤了,窮的只能補一個多蘭戒指加鞋,而劫已經直接做出了比爾吉沃特彎刀。

  現在在上來打你,更沒辦法還手了。

  與此同時,上下路都變得非常的兇殘,輪子媽拿到一血又領先一個閃現。

  常浩順利三buff開后,敖文敖軒根本不怕打野來抓,兩人極致的對線能力發揮的淋漓盡致,各種神反應的盾躲關鍵技能。

  ez婕拉被打的節節敗退,一級團的失利,造成的雪球效應讓下路被壓了十五刀之多。

  輪子媽甚至用身體擋住ez的q,不讓他補炮車,雙盾組合根本不怕被控制。

  兩人兇起來的無敵默契,讓下路直接處于大優勢。

  上單的解明安前期拿到一個助攻,出門多了一瓶紅。

  就靠著這一瓶紅和助攻的一點點經驗,一直在兇扎克。

  解明安自己就是玩扎克的高手,領先一瓶紅打起來簡直得心應手。

  這把出人意料的,三路同時領先,甚至打野都在主動反野。

  kl戰隊的教練有點頭疼,現在是怎么回事,為什么放出來一個劫,四條線都猛起來了?

  這個劫是吉祥物么?

  還是說……我不小心,放出了籠子里的斑斕猛虎?

  kl教練打了個寒顫,到底是yul失誤了,還是這個劫有問題。

  為什么兩個評價最高的中單對線,能出現四級單殺這種碾壓的情況啊。

  現在的酒桶,還能補刀么?

  yul現在簡直苦不堪言,手里沒裝備,看著面前的劫,真的是瑟瑟發抖。

  一個醉漢也許能打軟萌的法師妹子,但是碰到這種手里拿刀的,你動一個試試?

  酒桶剛丟完桶一補個刀,劫就跟吃了槍藥一樣,直接wewaq進塔消耗。

  陳牧對塔的傷害何等熟悉,只要打一套換血是賺的,就算挨一下塔又如何?

  酒桶站在塔的攻擊范圍內,總有一種迷之錯覺,塔能保護他,開玩笑塔的攻擊力也就比英雄高幾十點。

  相當于兩下普通攻擊而已,有了小破敗的劫,a幾下兵就吸回來了,一點不虧。

  酒桶永遠別想滿血配合打野,現在劫的等級領先,打野敢來,必被大招躲q技能。

  怎么都能換一個,不管是換打野還是換中單,二打一被換都是血虧。

  萬一對方那個死蹲中的打野又在,那就是徹底爆炸,中野聯動一死一送。

  所以搶了蔚的lion,只能想辦法找其他路的麻煩,但是三線被壓,打野怎么幫?

  自己野區都快守不住了,好不容易抓到機會,抓一波上路,但是蘭博狀態太好,連閃現都沒打出來。

  kl這邊心態已經開始莫名的急躁了,對線經濟已經落后了快兩千塊,雖然場上的人看不到經濟面板。

  但是職業打了這么久,大致落后多少經濟,基本都能推算出來。

  現在就連換線都做不到,換線的時間差,會直接導致掉塔。

  雙媽組合已經是塔下消耗ez婕拉了,現在哪里走的開,你中路自求多福吧。

  q技能施法距離這么遠的酒桶都吃不了線,還能怎么玩,這幫人這把拿到優勢,全隊都開啟了瘋狗模式,沒有一條線跟你發育的。

  臺下休息室內就已經做好了決定,這場比賽全隊就拼命打架,不玩運營了,運營實力不如對面,就把對面拖到不得不打架。

  破壞對手的節奏,就是這把的主要方針,加上前期一級團的巨大領先,這個策略被執行的非常完美。

  三線狂懟,打野都不知道怎么抓了。

  “這把中路不用來了,他根本不敢出塔,你主抓上下路,我支援一定比他快。”陳牧自信的說道,四級就單殺一次,有大的劫就是一打二也完全不虛。

  如果能形成一個完美角度的三q,甚至可以反殺兩個,蔚如果敢來,只是斷自己節奏而已。

  這時候,蜘蛛抓人就根本不用怕反蹲,中路一直保持推線,肯定是先一步支援的。

  這一點毋庸置疑,酒桶已經被限制死了,狀態永遠不滿,怎么比支援?

  下路的戰斗已經打到了一塔后面,輪子媽和莫甘娜卡著一級的等級領先,帶著蜘蛛過來要越塔。

  直接先把人逼到塔后,拉開塔的距離再開戰,婕拉的控制根本控不到這個雙盾輪子媽,強大的對線能力,變得毫無作用。

  蜘蛛已然繞后,蔚也正在趕來,這場架已經由敖文敖軒挑起。

  和平對線已經成為過去式,這把放開自我無限壓制的雙胞胎徹底打出了血性。

  這把敖軒的莫甘娜q的非常精準,在婕拉抬手放技能的時候,略微往上預判丟q。

  一放完技能的婕拉就趕緊走位,結果是直接撞q,已經趕到的蜘蛛立刻閃現補e,一套配合隊友先秒掉婕拉。

  蔚趕到戰場,無法第一時間開大,不管是輪子媽的e,還是莫甘娜的e,只要有一個在,這個大就無法擊飛敵人。

  只能等對方先交技能,所以輪子媽可謂是肆無忌憚的在輸出,開著大招追著ez點。

  不過ez重新回到塔下,配合防御塔也把莫甘娜打成殘血。

  這時候蔚才大招鎖定莫甘娜,一拳轟死。

  但是就如同陳牧說的一樣,支援他一定比酒桶快,即使yul一直叫隊友后撤,也無法阻止這場已經開啟的團戰。

  開弓沒有回頭箭,打起來了還撤,只會百分百虧,而打起來,卻有機會賺。

  比酒桶早的多的趕到戰場,瞬間逆轉了戰斗局面,weqwa,又是套熟悉的連招。

  任何玩多了劫的玩家都能熟練的打出這套,但是比賽的精髓不在于技能施法的多么快,而在于時機是否恰到好處。

  蔚半血被直接秒殺,然后劫沒有離開,而是站在塔的邊緣,吸引了塔的仇恨,給敖文進塔強殺僅剩的ez。

  當ez慘死塔下,酒桶也沒有了來支援的必要,開局不到九分鐘,比分已經到了五比一。

  :。:

看過《聯盟之魔王系統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河北快三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 甘肃快三近50期走势图 哈尔滨麻将到哪里玩 广东时时视频直播 一肖一码期期中特资料 江西新时时论坛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 北京赛计划交流 香港9047开奖现场 福利彩票开奖时间 什么棋牌游戏最火 江西快三走势图今天 一分赛计划app 网上认识的人让你帮他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