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七章 在世扶蘇

第七章 在世扶蘇

  昆侖秘境破了,所謂的云頂天宮,也近乎廢了。那曾經西天境第一大勢力鳳凰山,也徹底成了一個笑話。

  近乎所有昆侖秘境的鳳凰,都重新歸入西王母麾下。入西秦仙庭,收攏西天境各方勢力。

  勝九天一無所獲,姜尚偷雞不成蝕把米!

  但,最難受的還是玄女了。

  昔日高高在上的鳳凰老祖,一朝跌落凡塵的感覺!

  此刻,在殘破的昆侖秘境遠處一座山峰之巔,玄女咬著嘴唇,眼中閃過一股怨恨之色。

  鳳凰山啊,自己忍辱負重,花盡了手段,才積累出來的力量,被人一朝全部掏空了?

  更可恨的是那蘇定方,憑什么對自己如此冷漠,憑什么,當年終究還夫妻一場,為什么?

  想到傷心之處,玄女更是眼睛濕潤了起來。

  就在此刻,陡然一個手帕伸到了玄女面前。

  下意識的接過手帕,玄女陡然一靜,猛地跳開。

  “誰?”玄女驚叫道。

  就算自己剛才神情恍惚,也不至于被人靠近都發現不了啊。玄女瞬間驚出一身冷汗。

  “玄女?好歹你我也相識過一場,何必如此緊張?”來人笑道。

  “鴻鈞?”玄女陡然臉色一變。

  來人一身黑袍,卻是鴻鈞的模樣。

  “不對,你不是鴻鈞,卻有楊戩的氣息?你是誰?”玄女死死盯著來人。

  “楊戩的容貌,已經成為過去了,不過,我有他記憶!”來人笑道。

  “蛇藤族的大祭司?鴻鈞的那個邪惡分身?”玄女瞳孔一縮。

  “叫我大祭司就行,沒那么長名字!”大祭司微微笑道。

  玄女臉色一陣陰沉:“你來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你想奪回屬于你的一切嗎?你想讓那些踐踏你的人,重新踩在你的腳下嗎?”大祭司盯著玄女笑道。

  玄女眼皮一陣跳動。

  “想,就跟我走,我能幫你如愿!不想,就留在這里,繼續做個怨婦吧!”大祭司平靜道。

  “你?我憑什么信你?”玄女冷冷的看向大祭司。

  “因為我發現了這世上最大的秘密,當年鴻鈞留下七十二‘草木鴻鈞’分身,就是為了那目的,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。可惜,他無福消受!跟著我,我能幫你重回巔峰!”大祭司蠱惑道。

  “這世上最大的秘密?什么?”玄女沉聲道。

  “你先選吧!”大祭司并不解釋。

  玄女盯著大祭司看了一會,眼中不斷變幻。

  變幻了好一會,玄女才沉聲道:“你若幫我將那群人重新踩在腳下,我就幫你!做什么都行!”

  “哈哈哈哈,那就走吧!”大祭司笑道。

  “你還沒說,這世上最大的秘密,是什么?”玄女沉聲道。

  “真龍大怨念!”大祭司瞇眼道。

  “真龍大怨念?什么是真龍大怨念?”玄女盯著大祭司道。

  “我也是前些日子煉化了足夠的草木鴻鈞,才知道的,你知道眾生的敵人古食族嗎?”大祭司沉聲道。

  玄女眉頭一挑。

  “這樣說吧,你知道何為‘真龍’嗎?”大祭司笑道。

  “真龍?你說的是龍族?嬴四海?”玄女皺眉道。

  “龍族是龍族,不是真龍。嬴四海是祖龍,也并非是真龍!”大祭司搖了搖頭。

  “嬴四海不是真龍?那什么是真龍?對了,真龍天子,一國之君自詡真龍天子,他們是真龍?”玄女再度好奇道。

  “真龍天子?已經相近了,不過,那都是一國之君的自我美化罷了,真龍、天子?國君最多是天之子,或者說,真龍之子!”大祭司解釋道。

  “真龍,代表了天?”玄女神色一動。

  “不錯,真龍就是這天,這天地,或者說,真龍就是盤古世界,真龍就是盤古,盤古就是真龍!”大祭司沉聲道。

  “盤古就是真龍?”玄女神色一動。

  “沒錯,不過,在盤古之前,有過十個宇宙紀元,曾經有過十個類似盤古的存在,也就是十條真龍,這十條真龍最終,都被古食族打敗吃了!可,他們卻留下了一股怨念!”大祭司解釋道。

  “怨念?”

  “不錯,這就是‘真龍大怨念’,為前十個類盤古般真龍留下的,他們死的極為不甘心,死的怨念浩大,直通宇宙法則本源!”大祭司解釋道。

  “真龍大怨念?”

  “其中有九個真龍大怨念,被盤古收集,融入了盤古世界!”大祭司解釋道。

  “怨念而已,又能如何?”

  “真龍大怨念,凝聚了它們各紀元的全部氣數,這股氣數,可影響一個紀元時代的宇宙。可讓得真龍大怨念者,以極快速度達至真龍之境,可影響宇宙的本源,可稱霸當世,可創造種族,可硬抗古食族,可突破一切瓶頸,可至無敵,可隨心所欲,可無所不能!”大祭司眼中閃過一股癲狂的期待。

  “真龍大怨念?”玄女呼吸也忽然急促了起來。

  “想象一下,得真龍大怨念,可以讓你達至真龍之境,也就是盤古那個程度,對于什么勝九天、周天音、姜尚,你還會在乎嗎?還不能將他們踩在腳底下嗎?”大祭司蠱惑道。

  玄女眼中忽然一陣癲狂:“不,不僅要將勝九天、周天音、姜尚踩在腳下,我還要將王雄、葉赫奉天踩在腳下,我還要讓蘇定方跪在我面前懺悔!”

  “哈哈哈,那就走吧!”大祭司大笑道。

  --------------

  王雄在西天境沒有待多久,告別了周天音,就踏步回東天境了。

  畢竟,聽周天音說,東天境已經亂成一團了。

  王雄如今的速度,橫跨天下,要不了太長的時間。沒多久,就到了東秦天庭朝都所在,天宮界。

  天宮界上凌霄城,凌霄城中凌霄寶殿!

  和王雄想的不一樣,凌霄城并沒有外敵前來肆掠。并沒有想象的那么亂。

  “呼!”

  王雄踏步飛向凌霄寶殿口。

  “誰?大膽,敢闖天宮界!”

  “什么人?”

  “開啟周天星斗大陣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頓時,凌霄城一陣騷動。

  但,王雄一甩袖子,露出容貌,頓時,眾要動手的侍衛臉色一變,繼而露出狂喜之色。

  “住手,是陛下!”

  “陛下回來了!”

  “陛下回來了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頓時,凌霄城一片歡呼。

  凌霄城的所有官員也瞬間聽到了一眾歡呼之聲,紛紛驚喜的向著凌霄寶殿廣場而來。

  王雄落下云頭之際,已然有大量官員抵達了。

  “陛下!”張濡、南宮浪、呂楊、韓非、夏司命紛紛迎了上來。

  “夫君!”一個紅色身影忽然撲到王雄面前,一把抱住王雄。

  不是葉赫赤赤,又是誰?

  “父帝!”不遠處,姬念念也走了過來。

  “娘親,娘親,等等我!”一個兩歲大的小童,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。

  小童過來之時,姬念念馬上上前,為其護航。

  “哥哥,我怕!”小童有些畏懼忽然涌來的眾人。

  “沒事,是爹回來了!”姬念念抱起小童笑道。

  “拜見陛下,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后來的官員,頓時一陣驚喜的拜道。

  當然,驚喜之余,還有些擔心,不過看到如此多人都確定了王雄,頓時不再遲疑。

  “好了,待會回去再抱!”王雄湊在葉赫赤赤耳邊說道。

  “嗯!”葉赫赤赤這才紅著臉從王雄身上跳下了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剛才我看你遲疑了一下?”王雄疑惑的看向葉赫赤赤。

  “你不知道,去年的時候,那該死的勝九天,找人冒充你,來凌霄城,我們當時差點就信了,不過,好在張濡歸來,一眼就拆穿了那假冒你的人!”葉赫赤赤頓時氣憤道。

  “哦?”

  王雄陡然瞳孔一縮。

  “陛下,就算沒有臣,那假冒陛下之人,也走不入凌霄城的,諸位大人也都能認出來的!我只是提前看到了罷了!”張濡笑道。

  “嗚嗚,娘,娘!”不遠處被姬念念抱起的小童頓時叫道。

  葉赫赤赤這才想起來還有個兒子。

  頓時走過去抱起,走到王雄面前:“看,我們的小鯉兒,又生出來了!”

  王雄接過小童:“小鯉兒?到是和前世一模一樣!”

  “那當然,現在還在生長階段,我沒有點醒他的記憶呢,再過一段時間,讓你來!”葉赫赤赤笑道。

  “好!”王雄逗弄了一下這個小兒子。

  “嗚嗚,哇,娘,娘,哇~~~~~~~!”小童頓時哭了起來。

  顯然,看王雄太陌生了,還很害怕,拼命掙扎要回葉赫赤赤的懷里。

  “他是你爹,叫爹!”葉赫赤赤頓時叫道。

  但,小童哪懂這些,頓時哭叫之中。

  “你先抱著,回頭我來看你們!”王雄無奈的將小兒子遞給了葉赫赤赤。

  “嗯!”

  葉赫赤赤接過兒子,頓時,小童就不哭了,趴在葉赫赤赤懷里,偷偷的好奇的打量王雄。

  王雄看到孔鯉,陡然眉頭微皺。

  因為孔鯉,是王雄用生死簿調動,轉世回自己兒子的。

  為什么孔鯉可以用生死簿精確定位,為什么扶蘇當初不可以?

  神色一動,王雄想的了緣由,因為大哥說過,扶蘇轉世之身,剛好是遮掩天機那段時間出生,而孔鯉轉世時,遮掩天機已經結束了,所以能精準定位。

  而大哥還說,扶蘇轉世成了自己臣子?

  王雄扭頭,在一眾官員臉上仔細看了起來。

  要知道,除非特殊情況,一般來說,前世今生的容貌不會有大變化的啊。

  王雄巡視一眾官員。

  眾官員也是一陣茫然。陛下在找誰?

  一張臉一張臉的看,從低階官員到高階官員,并沒有扶蘇的容貌啊。

  “難道不在天宮界,在其它城池?”王雄皺眉之中。

  陡然,王雄目光鎖定了一人。東秦天庭,工部尚書,呂楊!

  呂楊臉上有著幾道猙獰的疤痕,看起來極為兇狠,哪怕修為增進了無數,完全可以消除臉上疤痕的時候,呂楊都從來沒有消除過,王雄曾問過他,他說是不想忘記曾經的仇恨。

  疤痕?呂楊?

  “呂先生,你臉上的疤痕,為何一直不除?”王雄看向呂楊。

  呂楊微微一愣,陛下怎么今天關心起自己的容貌來了?

  “啟稟陛下,家仇未報,不敢忘痛!”呂楊深吸口氣鄭重道。

  “家仇?你如今是東秦天庭的工部尚書,還不能報仇嗎?”王雄盯著呂楊。

  “臣記得跟陛下說過,臣曾經是鳳凰姜脈一個分支,脫離姜脈多年,多代,保存著姜脈大量法寶、典籍,卻因為一人之貪婪,滅了我之一支脈所有族人,只有我這少主,毀容、廢體,利用陣法才逃出升天,滅族之仇,不敢忘,卻還無能為力!”呂楊捏緊了拳頭。

  “當年,滅你一族者,是什么人?”王雄盯著呂楊問道。

  “是如今的姜脈之主,北秦仙帝,姜尚!奪我一族寶物、典籍,才成了如今姜脈的中興之主,哈哈,中興之主!”呂楊聲音中透著一股悲恨。

  也就到了這一刻,呂楊才敢將自己的仇恨說出來。

  “陛下為何問起此事?”呂楊皺眉不解道。

  “朕想看看,你完好時的模樣!”王雄鄭重道。

  呂楊微微一愣,但還是點了點頭,以法術凝聚在臉上,看起來猙獰的疤痕慢慢消失,露出一個完美的臉。不過,呂楊只是凝聚了一小會,又恢復了猙獰的模樣。

  “啊,你是!”一旁夏司命臉色一變驚叫道。

  王雄卻是眼睛一亮:“哈哈哈,姜尚,還真是你的宿命之敵啊!”

  眾官員不明所以,只有夏司命猜到了緣由,此刻看向呂楊,神情好一番古怪。

  呂楊也一臉疑惑的看向王雄,不明白王雄話中意思。

  “放心,你這個仇,朕會助你討回!拿回屬于你的一切,沒人能拿得走你東西,朕說的!”王雄拍了拍呂楊肩膀,鄭重承諾道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广东时时视频直播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 nbalive乐透球怎么获得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云南11选五走势图你一定牛 浙江12选5快乐彩走势图 pk10赢了8年的注码法 炸金花app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河北时时走势图结果 163开奖网app 天天德州扑克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官网 88彩票网手机app 49码基本走势图 广快三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