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七章 作繭自縛

第七章 作繭自縛

  “吼!”精神世界之中,大道如虎,白虎一出,聲嘯天地,無數白色的動物從地穴爬了出來,讓毛毛蟲這些天的心情勞作,頓時化為烏有。一時間,無數毛毛蟲死傷慘重,王雄所化的毛毛蟲,雖然能夠抵擋其它動物,但,白虎一出,卻兇煞滔天,無法抵擋,頓時被白虎撞飛了出去,身上的尖刺也斷裂無數。“嘭!”王雄所化最大的毛毛蟲撞倒一座大樹,王雄露出一股自嘲之色。那大道如虎,本來是自己最驕傲的地方,如今,卻成了自己最大的障礙!想要深度參悟道家思想,必須摒棄儒家思想才行。儒家以人道為本,以天道為次!而道家,卻以天道為本,以人道為次。主次相反,剛好是最沖突的思想啊,這如何讓自己參悟?參悟,必須要心底最深處去接受才行,連接受都接受不了,如何參悟?大道白虎,就是王雄儒家思想的具現,那是最本能認可的至理。如何要自己殺死白虎?打敗白虎?看著這白虎,王雄一陣苦澀,果真是成也白虎,敗也白虎啊!“我還真是作繭自縛啊!”王雄露出一股苦笑。王雄嘆息的一瞬間,陡然臉色一僵。“不對,不對,作繭自縛?作繭自縛?作繭自縛?”王雄陡然瞳孔一縮。“為了參悟道家思想,我就要扼殺我的儒家思想嗎?雖然儒家、道家思想對立沖突,但,但未必要你死我活啊!”王雄陡然想到什么。“作繭自縛,對,就是作繭自縛,儒家思想沒有錯,道家思想也沒有錯,只是對立而已,就好像太極的陰陽,陰陽對立,可誰也沒有錯,各有各的道理。為何一定要你死我活?”王雄神色閃動。“我如今參悟道家思想,儒家思想干擾自己,為什么一定要殺死儒家思想?我可以先困住它啊,作繭自縛,不就成了?將儒家思想束縛住,再好好參悟道家思想,這樣,就不受干擾了?”王雄陡然激動道。四周,儒家思想還在橫沖直撞。王雄所化毛毛蟲卻是一聲大吼:“吼!”“吐絲,將這些白色的動物,全部捆住,丟入地穴之中,吐絲,吐絲!”王雄一聲斷喝。頓時,王雄集結了大量的毛毛蟲,對著一只白色的公雞吐絲,很快,那公雞被毛毛蟲吐的絲線捆縛起來,化為了一個大繭。“不錯,繼續,隨我不斷找回失地!”王雄一聲斷喝。盡管那邊的白虎兇猛無比,但,王雄堅信,自己一定能將其捆縛住的,先從普通的動物開始,最后再對付白虎。-----------蒙地,莊周家中。莊周剛讀了這論語殘篇,頓時,周身浩然正氣憑空而現,壯大的比之剛才黑氣還要多出很多。讀《論語》好似能形成一種共鳴,讓一旁的莊父都驚呆了。莊周也感覺這論語好似就是自己的肺腑之言。一時間,浩然正氣將身上的道德黑氣全部壓了下去。待全部讀完這些《論語》,莊周已經全部會背了,甚至融匯管通了。“周兒,你感覺如何?”莊父擔心的看向莊周。莊周看了看擔心的父親,搖了搖頭笑道:“爹,我知道你擔心什么!”“啊?”“沒錯,我感覺儒家典籍,與我能共鳴,甚至能瞬間參透,但,我不會沉迷的,我還是會認真研讀參悟道家典籍!”莊周搖了搖頭。“為什么?”莊父不解道。“論語殘篇是好,我也能悟透,但,儒家的書,太少了,讓我成就也只能是這殘篇,但,道家思想不一樣,我有更多的道家典籍,雖然參悟的沒有儒家思想那么透徹,又和儒家思想相沖突,但,因為典籍多,能讓我走的更遠,我會努力參悟道家思想的!”莊周帶著一股不舍道。“周兒……!”莊父不知道說什么。“哪怕只為了爹娘,我也一定用功讀書,道家思想雖然有很多我排斥,但,仔細去想,還是有些道理的,至于儒家思想,我并不排斥,我可以將其放在那里,用來與我學的道家思想相對照,我不否定儒家思想,但,也不會全力去認可儒家思想!”莊周說道。莊周此刻的心態,與精神世界王雄對待白虎的心態,形成了一致!不否定,也不承認,先將其壓制在一邊,全力參悟道家思想!莊周的想法,讓莊父極為欣慰。“好,好,我的好周兒,爹給你們娘兒倆做吃的去!”莊父頓時開心道。“嗯!”莊周點了點頭。將那《論語》殘篇放了下來,莊周繼續體悟這些天看的道家典籍。王雄為了對老子的承諾,莊周為了對父母的情感。莊周與王雄,兩股意識雖然面對的事情不一樣,但,都是向著同一個目標前進的。現實照見夢境,夢境照見現實。一時間,王雄、莊周,好似分不清彼此了一般,為了心中的努力,在拼搏之中。在晚上做夢的時候,莊周又夢到了自己是王雄這個毛毛蟲。帶領無數毛毛蟲,將地穴中爬出的無數白色動物,用吐絲捆縛,繼而全部丟回了地穴。道音四起,除了王雄這條毛毛蟲,所有其它毛毛蟲也不斷變大,不斷變強,不斷清理四周的一切動物。莊周在過年期間,在家待了大半個月,眼見就要到開學的時間了。睡夢中,毛毛蟲大軍,已經將所有動物全部送回了地穴,就剩下這白虎,這強大無比的白虎。此刻,王雄帶領毛毛蟲大軍沖撞白虎。“轟!”白虎太強了,毛毛蟲大軍吐絲如海雖然厲害,但,白虎四處逃竄,跳動之中,將一個個毛毛蟲撞飛、踩死了。就連王雄這最大的毛毛蟲,也不是白虎的對手。白虎有百丈之大,最大毛毛蟲只有十丈大小,哪里是其對手?一場大戰下來,毛毛蟲更是被打的慘烈無比,撞飛四方。白虎大勝。王雄被自己的大道白虎打敗,也是一陣臉色難看。無數毛毛蟲聚集而來。“我們集眾蟲之力,吐出的絲足夠多,能捆縛白虎,但,可惜白虎太高了,捆縛下面,捆縛不了上面,要是從上到下,全方位的捆縛白虎就好了!”有個毛毛蟲可惜道。“是啊,白虎仗著他比我們大而已,我們要是跟他一樣大,他還能贏我們?”“不要和白虎一樣大,我們要是能飛就好了!”“飛?是啊,要是能飛就好了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眾毛毛蟲議論紛紛。而作為毛毛蟲的首領,王雄陡然神色一動。“飛?為什么我們不能飛?我們可以飛的!”王雄陡然眼睛一亮。“飛?”所有毛毛蟲露出好奇之色。“白虎?讓他再張狂一會吧,待我化為蛹,蛹出成蝶,破繭而出的時候,就是我們徹底解決白虎的時候!”王雄眼中一陣堅定。王雄快速吞吃了大量的樹葉,與一群毛毛蟲一起,在一個隱秘之地,化為了蛹。這一次,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現在蛹中,要將毛毛蟲的身體構造徹底來一次天翻地覆的變化。莊周就是王雄,雖然沒有王雄意識,但,整個人都帶入了王雄的角色。化而為蛹,卻是讓莊周感到無比神奇。“起床了,該去私塾了!”莊父將莊周叫醒。莊周醒來,還沉浸在成蛹的時刻,揉了揉眼睛:“我不是變成蛹了嗎?”“什么蛹啊,周兒,現在剛開春,雪還沒有融化干凈呢!哪來的蛹啊!”莊父笑道。“爹,我做夢的,做到我變成了毛毛蟲,毛毛蟲又變成了蛹!”莊周頓時說道。“哈哈哈哈,做夢變成毛毛蟲?”莊父笑了起來。“真的!”莊周一陣焦急。“好了,好了,我相信你了,哈哈,周兒,該去古井私塾了,本來,以你的天賦,完全不用去古井私塾的,但,我和你娘,總想讓你變得更加自信,從哪里跌倒,就從哪里爬起來,走,去學校,用你的學說思想,讓所有笑話你的人都慚愧,給他們狠狠一巴掌!”莊父頓時笑道。“啊?哦!”莊周迷迷糊糊道。雖然莊周知道以直報怨,但,第一次,莊周終究有些扭捏,這些年受到了嘲笑太多了。莊父并不為莊周擔心,因為,這樣的事情,早晚會經歷的,而且,以莊周那思想氣息,那日對自己下毒的瘟君,都不是對手,一般人根本傷害不到莊周。這次回古井私塾,讓其自己面對。莊周在莊父一番收拾下,吃完早飯,就去古井私塾了。-----------蒙地,一片雪未化開之地。一群身穿紫色道袍的男子,刨開一些雪和土,找到了瘟君的衣服。縱然莊父做的很小心了,但,道家終究還是有著手段追蹤的。一群紫衣人仔細檢查了瘟君的衣服,盡皆臉色一陣難看。“瘟君死了,化為一灘血水?”“根據我們打探的消息,瘟君被扁鵲重傷,但未死,一直逃到這里!”“死了?化為一灘血水?死的還真是慘啊!”“沒人可以殺我楊朱學宮弟子,哪怕這弟子在不成材,也只能我楊朱學宮自己來處理!”“殺瘟君,就是死罪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行紫衣人臉色陰冷之中。“可查出死因了?”一人問道。“根據四周留下的氣息,應該也是我道家思想的手段,好像用的道德經中的手段,只是,我無法明白,《道德經》貴不可言,怎么變的如此陰邪歹毒了?”“是學有道家思想之人動的手?”“應該沒錯!”“這附近,有什么學道家思想的人物嗎?”為首紫衣人沉聲道。“好像沒有,這里窮鄉僻壤,哪里能出有道家思想學說之人?是路過?”“應該不會,否則處理這衣服,也不會如此拙劣,可惜,腳印已經被大雪覆蓋,又化雪了!”“我倒是想到一個地方?”一個紫衣人忽然說道。“哦?”“這附近,有一個古井私塾,是我楊朱學宮分派來的,那里教導我道家知識,若是能誕生道家思想氣息者,恐怕只能是古井私塾了!”那紫衣人說道。“古井私塾?”眾人神色一動。“走,去古井私塾!找到殺死瘟君的兇手,就地正法!”為首紫衣人沉聲道。“是!”一群紫衣人應聲喝道。-------------紫衣人離開沒多久。又是一群白衣人到了近前,為首之人,正是名家領袖,惠施。惠施帶著一群人潛伏暗中,聽到了紫衣人們說的一切。“瘟君死了?”一個白衣人驚奇道。惠施看了看地上瘟君的衣服,臉色微沉:“難怪這些天,我沒有感受到瘟君氣息了,果然死了!”“惠子?那我們就此作罷?”一個白衣人好奇道。“不,道家有奪舍之法,以防瘟君假死,我們也去那古井私塾看看!”惠施沉聲道。“是!”一群名家弟子應聲道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pk10骗局大揭秘新闻直播间 福彩走势图大全 重庆快乐十分app l2选五走势图 后二江西时时 怎样可以备到乒乓球赛事直播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 快乐时时查询 49码出码规律绝顶公式 mg大奖截图 七星彩开奖历史 福建时时官网 特马 云南时时投注站 pt如何刷流水快 赌单双押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