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三章 再遇故人

第二十三章 再遇故人

  陽虎召喚出始魔洞穴,始魔借力之后,化為百丈黑虎,可還是被孔丘所化的白虎撕了!

  本來,陽虎乃是長生不死族,就算死,也不是最大的傷害,有魔氣在側,很快就能復活,可是,誰知道,孔丘身上,居然有著一股吸力,將自己一身力量吸了個干干凈凈,包括寄居宋王的身體,鮮血一瞬間干了。

  陽虎一瞬間孱弱到了極致,若不是始魔葉赫逆天用魔氣拉回了自己碎魂,此刻恐怕就徹底栽在這里了。

  帶著一股絕望的虛弱,化為一只枯瘦如柴的黑貓,陽虎艱難的逃出王宮。

  “特么,怎么會這樣,我的所有力量,全沒了?鮮血也沒了,怎么會這樣,不!”虛弱的陽虎艱難的逃出商丘。

  而此刻,商丘也在大規模搜捕陽虎了起來。

  --------------

  孔府!

  子路幾次看向孔丘的臥房,有些擔心。

  “老師不會有事吧?”子路擔心的想要進去看看。

  端木賜一把拉住子路,瞪了眼:“你腦袋傻掉了?”

  “我,我只是擔心老師!”子路說道。

  “有師娘在,要你多事?”端木賜古怪的看著子路。

  不遠處。孔丘屋中。

  也不知睡了多久,孔丘感覺好似被什么東西壓著一般,感覺和以前不一樣,緩緩睜開了眼睛,想要動動身體。

  “別弄!你壓著我頭發了!”旁邊傳來一聲慵懶的聲音。

  孔丘臉色一變,扭頭望去,卻看到,懷里正躺著一個女人。

  “啊!”孔丘頓時一聲輕呼。

  卻看到,亓官赤揉了揉眼睛醒了過來。

  “孔丘,夫君,你醒了?”亓官赤看著孔丘,神色忽然有些緊張。

  孔丘看了看亓官赤,再感受一下光禿禿的自己,孔丘頓時一陣苦笑:“赤赤,你這是……!”

  “哼,我可聽說的,夫妻都睡在一起的,而且,都不穿衣服的,而且,你答應我的,今世做對夫妻,你別想耍賴!我都抱著你睡了,你已經是我的人了!”赤赤一臉緊張道。

  孔丘盯著赤赤看了好一會,孔丘能感受到赤赤身上顫抖。深深的吸了口氣。

  輕輕抱起赤赤:“好,只要你不后悔!”

  “我不后悔的!”赤赤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。

  -------------

  于孔丘昏睡三日后,孔丘醒了。

  消息一出,頓時讓百官知道。

  以向戌為首的百官,盡數抵達孔府迎接孔丘。

  而先前大膽無比的亓官赤,這一刻卻害羞的躲在屋中,不再出面了。

  孔丘與百官見面后,被引入王宮之中。

  宋王之事,孔丘也從向戌處得知了。

  很快來到王宮,看到了宋王那口棺材。

  看著宋王慘烈的尸體,孔丘微微一嘆。

  “魔頭死了,宋國大陣自然崩碎了,各地應該恢復了,明年應該又能天下種糧了!那些柱子,是陣基,全部拆掉!”孔丘看了看四周道。

  “是!”樂喜頓時應聲道。

  “宋國此劫,雖然驚險,但,多虧了孔丘大賢出手!”向戌鄭重一禮。

  百官跟著拜下。

  “諸位,無需如此,我們需弄清楚,那魔頭,為何會盯上宋王,為何要讓宋國亡國滅種!”孔丘鄭重道。

  “這幾天,我也在徹查,終究找到侍奉宋王的仆從,他們這些天,從宋王只言片語之中,好似聽說,為了找到周幽王?呵呵,荒謬至極,周幽王,兩百多年前就已經身死了啊,因為他,整個天下都亂套了!”向戌頓時一陣不解。

  “周幽王?”孔丘神色一動。

  來商丘的路上,孔丘學生在路上,可是聽到有褒國后裔,被追殺,為了找尋褒姒的啊。

  “這個待會說吧,宋王,子姓宋氏,名成!今次之災,誰也沒有想到,宋王被利用,這界定也極為麻煩,這最后的謚號,還需孔丘大賢,為其定奪!”向戌鄭重道。

  “謚號?”孔丘皺眉道。

  謚號,是君王死后,禮官對其生平所作所為,用一兩個字概括,用來定歷史成就的號。

  一旁公子佐露出一股擔心之色,父親終究是無辜的啊,但,如此大難,卻是經過魔頭和父親之手,這謚號,可不要太難聽啊,這可是釘在歷史柱上,供后人萬代記住的啊。

  孔丘深吸口氣:“宋王一生功過無數,此次為魔頭乘虛而入,不能一概而論,又不能視若罔聞,如此,孔丘擇一字‘平’,如何?”

  平,平平無奇,掩蓋功過。

  “謝孔丘大賢!”公子佐頓時對著孔丘感激道。

  孔丘取了‘平’字,眾人自然不會反對。

  “平?那就是我宋國的宋、平、公!多謝孔丘大賢!”向戌開口道。

  這一刻,宋、平、公的謚號算是定了下來。

  “宋國經歷大難,但,終究渡過了,并未造成太大的災禍,諸位大人,我父王,宋、平、公,可否入祖廟,受后人香火!”公子佐急切道。

  一眾官員相互看了看。

  “可以,送入祖廟吧!”向戌開口道。

  “是,謝謝諸位!”公子佐激動道。

  “宋、平、公的靈位,就放在其父親宋共公靈位之側!”向戌定了調子說道。

  “謝謝諸位大人!”公子佐頓時感激道。

  “等等,你說誰?宋共公?”孔丘忽然神色一動的看向向戌。

  “不錯,上代宋王,就是宋共公,老朽還記得家父提過,宋共公繼位之際,商丘四方,洪水滔天,各地大水奔騰而過,卻又沒有造成多大的災難,好似大水在恭賀宋共公繼位一般!”向戌說道。

  宋共公?共公?共工?周共工?

  孔丘眼中頓時閃過一股不可思議。

  “不知宋共公葬于何處,在下可否去祭奠一番?”孔丘問道。

  “當然可以,就在子姓陵園!”向戌頓時說道。

  “孔丘大賢,我給你帶路吧!”樂喜頓時開口道。

  “勞煩了!”孔丘點了點頭。

  “不麻煩!”樂喜頓時笑道。

  這一次,樂喜堅決站在孔丘一邊,救活多少宋民,可是名動天下了,樂氏家族因此名聲大振,樂喜正要感激孔丘。

  宋、平、公謚號定了,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。宋、平、公要下葬,新王要登基,好多事情,群臣也走不開。

  由樂喜帶著孔丘來到了北方子姓陵園。

  那是一座秀麗的大山,下葬了歷代宋王,還有各大家族的家主們。

  這里空氣潮濕,樹木茂密,陰森森的,很少有人來,只有一些侍衛在外圍,不讓人靠近罷了。

  孔丘、樂喜跨入陵園,就看到這里的蕭索。

  陰森森的,烏鴉飛舞,誰會來此墓地?

  只有一個丑陋的老嫗,一點一點清掃著四周的枯葉。

  “那個丑婆子,好像在這里很久了,以前我也來過,她從不與人說話,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每日負責清掃四周墓地。”樂喜解釋道。

  解釋中,帶著孔丘到了宋共公的墳墓之地。

  宋共公的墳墓并沒有什么特殊的,唯一不同,或許就是這墳頭更加干凈,好似日日有人打掃一般。

  一個老婆子,如此多的墓地,怎么可能打掃的過來?

  孔丘好奇的看了眼遠處的丑婆子。

  丑婆子也不理會二人,繼續掃著地。

  “樂喜,我想一人在此待一會,你可否在外面等我一會?”孔丘看向樂喜。

  “呃?”樂喜一愣。

  你一個人,在這陰森森的墳場待一會?這什么嗜好?

  “好,好的!”樂喜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  對于孔丘的要求,樂喜并沒有拒絕。只是感到奇怪。

  扭頭看了眼遠處掃地的丑婆子,正要招呼其一起離開。

  “你去吧,她妨礙不到我!”孔丘搖了搖頭。

  “呃?是!”

  樂喜一臉古怪的出了陵園,那丑婆子妨礙不了你,我妨礙了?

  一臉古怪,樂喜出去了。

  孔丘對著宋共公的墳墓看了看,又看向那丑婆子。

  微微一笑,孔丘走到丑婆子面前。

  丑婆子低著頭,不敢看孔丘,繼續掃著地。

  “兩百年前,容貌天下第一的周天子皇后,褒姒,如今,怎么變的如此模樣?僅在此掃墓度日?”孔丘忽然笑道。

  孔丘說完,丑婆子渾身一顫,繼而低著頭:“我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!”

  “勝姒,是我!”孔丘鄭重道。

  勝姒?聽到勝姒二字,丑婆子陡然渾身一顫,瞪眼看向孔丘,手握掃帚猛地一用力,好似隨時動手一般。

  “我是王雄!”孔丘鄭重道。

  “咔!”丑婆子手中的掃帚瞬間捏碎,繼而不可思議的看向孔丘。

  孔丘微笑著看向眼前丑婆子。

  “怎、怎么?”丑婆子不可思議的看向孔丘。

  “可還記得,我那金身法相,最后殘破的何種模樣?”孔丘笑道。

  王雄的金身法相,頭上破了一個大洞,眼前孔丘頭有圩頂。丑婆子終于相信了。

  “是你?哈哈哈哈,你用命輪,怎么比我們時間還遲啊!”丑婆子頓時激動的苦笑道。

  “命輪玄妙,掌時間之機,我也不清楚緣由,到是你們,怎么弄成這般田地啊?”孔丘一臉不解道。

  “兩百年前,周共工用命輪穿越,成為周幽王,為天下共主,那一次,可是風光無限,天下共尊,人族氣數,盡在其身,滔天之威,無人可比。為什么會弄成這樣?呵呵!”丑婆子苦笑不已。

  “是發生了什么?”孔丘好奇道。

  “是啊,發生了天大的事情,周幽王漸漸掌握了禮樂大道,實力滔天,卻不想,有一個黑手,想要控制周幽王,你知道周幽王性格的,掌禮樂大道,為天下共主,怎么肯被人控制?那黑手,就利用我威脅周幽王,設天下萬國鎖天大局,困鎖禮樂大道!逼周幽王聽話!”丑婆子回憶道。

  “哦?”

  “周幽王為救我褒姒,烽火天下戲諸侯,破萬國鎖天大局,斗那黑手,崩禮樂大道,以同歸于盡之態,給那黑手以莫大的重創,可惜,終究不敵那黑手,只能詐死遁逃!后被那黑手追殺至今!”丑婆子回憶道。

  “那幕后黑手是……!”孔丘好似猜到什么。

  “勝九天!”丑婆子臉色難看道。

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 北赛车pk10直播安装 时时彩后三包胆怎么卖 北京时时官方论坛 三分快三彩票计划 群北京塞车计划 管家婆期期六肖三码中特 押龙虎破解公式打法 快三网上赚钱 二人斗地主送金币棋牌 大小单双口诀 打牌九游戏 500本金6码规划倍投单 MG游戏送彩金平台 金苹果时时彩注册 赛车北京pk10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