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九章 一劍定勝負

第九章 一劍定勝負

  六耳王被封印了,準提手執七寶妙樹,冷眼看向對面的鐘岳!

  此刻,春夏秋冬四君站在鐘岳身側,隨著鐘岳一起,冷冷的看著對面的準提圣人。

  無數異族早已屏住呼吸,不敢上前,斗戰臺上,很多大羅金仙眼中露出一陣陣希望,捏緊拳頭,眾大羅金仙都認為,準提以鎮殺六耳王,嚇住了所有異族,這些異族怕了。

  只有鴻鈞、接引、太上、元始四人,此刻臉色一陣難看。

  因為,至始至終,鐘岳都沒動過,不是他怕了,而是他在找著準提圣人的破綻,在看著準提圣人的底細,以鐘岳的實力,鐘岳的閱歷,到現在還看不出點什么來嗎?

  揮出的拳頭不可怕,可怕的是拳頭還沒揮出。

  鴻鈞等人,盡皆捏緊拳頭,好似等待審判一般,眼中閃過一股擔憂。

  遠處,鐘岳冷冷一笑:“如此說來,六耳王沒有騙我!”

  “嗯?”四周,無數異族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鐘岳露出一絲冷笑道:“你果然是大羅金仙第三重,只是集合了盤古世界全部力量罷了,哼,僅僅有著剝離別人力量的神異而已,卻裝作盤古世界之首?”

  “什么?”四周無數異族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斗戰臺上,一眾大羅金仙們也是渾身汗毛炸豎,這鐘岳看出來了?完了,完了,準提圣人暴露了!

  準提圣人一旦暴露,那接下來,將士異族血腥的報復啊,準提圣人還能擋得住嗎?

  “咳!”鴻鈞一聲冷咳。

  冷咳之下,眾大羅金仙陡然一激靈,明白鴻鈞這是在警告自己,還不是驚慌的時候,準提沒有自己承認,不許露出神情拖準提后退。

  遠處,準提死死盯著鐘岳,卻是冷冷一笑。

  內心之中,準提也明白,剛才鎮壓六耳王太急切了一些,甚至殺了他三次,以至于暴露了一絲自己的虛弱,可,六耳王不停的聒噪,卻又無比影響自己,所以,自己寧可暴露一絲自己的虛弱,也要將其先解決了。

  如今,被鐘岳看出來了?

  不,要是鐘岳能確定,他已經撲上來了,可他沒有,他還在試探,此刻鐘岳內心應該有兩個聲音,一個是準提很強,一個是準提很弱。

  謀定而后動!這是為帥者的基本能力,鐘岳做到了,可,就因為太謀定了,才讓自己可以繼續‘表演',鐘岳就是太小心了。這種人心機深沉,一定要將人看個透徹,再用手段一擊必殺,沒有了那種奮不顧身的沖動。

  “六耳王已經被殺了,你才開始相信六耳王的話,是不是太遲了?”準提露出一絲冷笑道。

  “遲?沒有什么遲的,等斬了你,我能放出六耳王,等到盤古世界,再飽餐一頓,六耳王就能恢復,只是,呵呵,你盤古世界之人,還真是狡詐啊,用一個最弱的,居然敢來騙我?”鐘岳眼中閃過一股冷光。

  一股寒氣爆灑四方。

  四周,無數異族也皺起眉頭,顯然,對六耳王不相信,對統帥怎么可能不相信?一個個瞪眼看向準提。

  “我最弱?哈,哈哈哈,也好,不如這樣,我斬你一劍,你若是能擋下,我就任憑你處置,如何?”準提開口笑道。

  一劍?只一劍?

  無數異族驚愕的看向準提,一劍若是不成,你就任憑處置,真的假的?

  異族大軍不知道,準提不用劍,可一旦用劍,只會天子之劍,每一次傾力之下,只能揮出一劍,一劍結束,都近乎脫力了。

  到時,就是傻子也看出來自己脫力了,若是一劍解決不了一切,就算求饒也沒用,還不如說的大氣一點。

  可準提此刻的自信表情,卻讓鐘岳心中一緊。

  鐘岳心中對準提的底細,本身就模糊,有著兩個聲音,可如今,準提忽然說一劍就能搞定自己,而且沒有絲毫逃避的硬杠。這是一個弱者敢說的話?

  “怎么樣?你好歹也是大羅金仙十七重,我只是第三重,相差這么多,你不會怕了吧?放心,我只用一劍!”準提笑道。

  說著,準提翻手將七寶妙樹收了起來,手中抓起了軒轅劍。

  看了看手中的軒轅劍,準提露出一絲輕笑:“這柄劍,好久沒摸了,還有些不熟悉呢!”

  準提的話,聽的無數異族臉色一陣難看。

  好久沒摸劍了?你還敢用劍?

  劍修,哪個不是日夜浸潤自己的寶劍,日夜不離手的啊,你多長時間沒摸劍了,還想用劍和統帥斗?

  若不是親眼見到準提從鶴祖手中借來的軒轅劍,眾異族肯定以為準提在說謊。特么的,這話,任誰都不可能相信啊。

  “看到沒,這只是一柄普通的劍,可不是剛才鴻鈞手中的青萍劍,威力,全在于我,而不在于劍!”準提抓著軒轅劍,笑看對面的鐘岳。

  鐘岳也是劍道強者,自然看的出來,這劍中沒有劍道,和青萍劍根本是兩個概念,最多是鋒利無比吧。

  而且,鐘岳可是強大的劍修,自然更知道,劍修對于自己的劍,有一種水乳相融的契合場,可準提和軒轅劍根本沒有,那么的陌生?

  準提的忽然邀戰,打的鐘岳一時措手不及,畢竟,這一幕太突兀了啊。

  “統帥,我來先會會他!”秋君忽然開口喝道。

  秋君仗劍而出,擋在了鐘岳的前面,鐘岳神色未動,但,謹慎的鐘岳心中卻是默許了,也對,讓秋君試試他成色。

  而秋君的出現,卻讓接引等人露出一股擔心之色,眾人知道準提的天子之劍,只能用一次啊,用在了秋君身上,那就完了啊。

  “你算什么東西,滾一邊去,這里沒有你說話的資格!”準提冷冷的說道。

  “你!”秋君眼中一冷。

  準提卻是回了秋君一個兇狠的眼神。

  秋君不服,依舊要上前,準提也不說話,提著軒轅劍,死死的盯著秋君。

  秋君本是大毅力者,豈會被準提的眼神嚇壞?

  可有的時候,就是如此奇妙。

  鐘岳要是回應一聲,秋君就不會有絲毫遲疑,沖向準提了。

  可此刻,鐘岳沒開口,秋君忽然一陣忐忑了起來。

  準提見秋君露出一絲遲疑,恰到好處的移開目光,再度看向鐘岳。

  那樣子,好似根本沒有將秋君看做對手,視秋君出局了一般。

  可明明秋君還沒答應出局啊,你就自己將我出局了?秋君惱恨的看了眼準提,準提卻看都不看秋君,只是盯著鐘岳。

  終究,臉上變幻了一會,秋君還是退到了一邊。

  這短短幾個眼神,卻充滿了一種權威的博弈,一般人還看不出其中蹊蹺,但,都知道,這準提不好惹,如今還是別亂來,讓統帥處理吧。

  王對王,讓統帥教訓他吧!

  鐘岳看了眼秋君退下,臉色一沉,但,鐘岳終究十七重修為,并沒有畏懼。

  “一劍之后,任我處置?好啊,你來啊!”鐘岳面露冰冷道。

  鐘岳不相信,一個很少摸劍,又不是自己劍的人,能揮出比自己還強的劍道。若是先前的青萍劍,自己還要小心一些,可這什么軒轅劍?鐘岳只有鄙夷。

  鄙夷軒轅劍,可沒有鄙夷準提,最少從他敢挑戰自己,鐘岳已經將他放在了鴻鈞一樣的高度。只是在猜測,這準提是不是故弄玄虛,根本不敢拔劍?

  但,終究讓鐘岳失望了。

  準提拔劍了。

  軒轅劍拔出,緩緩豎起。

  天子之劍的氣息瞬間釋放而出。

  “嗡!”

  一股天子之勢,順著軒轅劍釋放而出。

  軒轅劍本身就是帝王之劍,如今,借準提之手釋放出天子之劍勢,忽然間,一股龐大的氣息狂涌而出。

  天子之劍,和別的劍不同,那是來自一國子民的仰望,國民越多,這股仰望之大勢越龐大,昔日東秦一國之天子之劍,怎么能與如今盤古世界眾生可比?

  這是一種,將眾生之力,放大到最大化的一劍。

  天子一劍,全國之怒,如今天子一劍,眾生之怒。

  就看到軒轅劍緩緩舉起的瞬間,億萬異族手中的長劍,無不顫鳴而起。

  “嗡嗡嗡嗡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

  恐怖的顫鳴,嚇的無數異族無不捂住了自己的長劍。

  “這劍道氣息,怎么可能?”好多人驚叫道。

  軒轅劍還在一點一點豎起,在準提身后,好似忽然間多出了無數眾生的虛影,有人、禽、獸、魚、蟲,眾生之一切幻象都出現在了準提身后。

  這是準提點燃了體內的眾生之力,讓他們準備一次性全力釋放了。

  這眾生的虛影慢慢在準提身后凝聚,繼而慢慢融合,漸漸的,這眾生的虛影融合成了一個巨人,一個滔天巨人,巨人手執一柄巨大的斧子,面露兇煞之氣象,猙獰間,似乎隨著軒轅劍斬出,一斧頭劈向鐘岳一般。

  “我這一劍,叫著開天辟地!”準提在軒轅劍豎到頭頂的一霎那開口道。

  天子之劍第二式,開天辟地!

  “吒!”準提身后的巨人虛影陡然面露兇怒,發出一聲大吼,手中斧頭虛影更是綻放出滔天兇煞。

  “盤、盤古?”有異族忽然驚恐的跪拜而下。

  盤古身化天地,幻化眾生,如今眾生之力下,幻影重聚,重聚的形象自然也變回了盤古。

  盤古手執開天斧,面露兇煞的模樣,是一些異族之王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絕望。

  此刻,盤古虛影一出,多少異族露出驚恐之色,跪拜而下,瑟瑟發抖。

  而對面,春夏秋冬四君也是臉色大變。

  或許,昔日受過盤古恩惠,以至于如今看到盤古虛影越發的心虛驚慌。

  就連鐘岳,此刻天子之劍氣息下,也是額頭冒出一絲絲冷汗。

  盤古?

  難怪此人一開始自稱自己為盤古,難道……?

  鐘岳想歪了,當然,這也是準提一開始故意引導所至。準提明白,能震懾異族的,只能是盤古,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接下來的造化了。

  “受死!”準提一聲斷喝。

  “受死~~~~~~~~~~~~~~~~~~~~!”準提身后,那巨大的盤古虛影也是一聲怒吼。

  吼聲振心,無數異族瞬間嚇的心膽俱碎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极速快3和值计划 时时彩二星工具手机版 龙虎游戏破解方法 时时彩论坛 有谁知道01彩票网址 506捕鱼游戏平台官网 飞禽走兽怎么玩 北京pk赛车技巧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澳门金龙国际娱乐 北京pk拾赌四个位置 江西时时开了去年号 越南河内时时彩开奖结果 金门国际娱乐网站 北京pk10怎样看号技巧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