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九章 鄧九公嫁女

第四十九章 鄧九公嫁女

  聞太師之死,震驚朝野!

  國師府中。

  申公豹連摔了十幾個物品,面露憤色。

  “元始天尊?哈哈哈,小一輩斗不過,你老一輩出面嗎?當年收我為弟子,我就想到你不要臉皮,如今,更是邀請太上圣人,兩個圣人出面,就為了壞我大商?”申公豹氣憤無比。

  “國師,當時我真的盡力了,聞太師最后方寸大亂,他不肯跟我走啊,他說要為大商盡忠,我拉不住他啊,土行孫無能,沒有聞太師氣節,只能無能膽小的逃回來了!”土行孫一臉悲痛道。

  悲痛之余,土行孫還不時偷偷看看申公豹,生怕申公豹怪責一般。

  可惜,元始天尊、太上圣人的出面,轉移了申公豹所有注意,并且,聞太師、三霄、趙公明傳來的消息,無不稱土行孫乃忠義之士。

  是以,縱然土行孫自責,申公豹也不得不安慰申公豹。

  “土行孫,這次你做的很好,不枉我對你的信任,只是,如今聞太師一死,你可有想法對付西岐?”申公豹問道。

  “我?”

  土行孫心中輕吁口氣,這一關顯然是過了,可,辦法?自己能有辦法嗎?對方明顯不按常理出牌啊,連圣人都請來了,自己還有個屁辦法。

  “元始天尊、太上圣人出面,你別擔心,圣人不可能總是出來的,有這一次可能,就不會有下次了!”申公豹解釋道。

  可土行孫也沒辦法啊。

  “圣人有一不可二,他們不可能再露面了,聞太師一死,前線缺少抵擋西岐的大將,我將去邀請三山五岳的強者前來相助,但,在此期間,還要勞煩你前去拖上一拖!”申公豹鄭重道。

  “我?我拖不動!”土行孫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這是讓自己去送死。

  “別急,我已經奏請了陛下,調遣三山關總兵鄧九公前往西岐城,拖住西岐了!”申公豹解釋道。

  “鄧九公?他,他去?”

  “不錯,鄧九公為三山關總兵之一,也不知在哪學的一身真龍功法,乃是當世奇人,不說打敗西岐,但,拖住西岐應該能做到!”申公豹解釋道。

  真龍功法?

  申公豹不清楚,土行孫清楚啊,那是在三山世界學的啊,可是,鄧九公被準提圣人打的重傷了,哪里能發揮出其化龍的威力啊。

  “國師,鄧九公已經受傷了,他擋不住的啊!請收回成命!”土行孫頓時苦笑道。

  “這是陛下之命,鄧九公父女都有真龍神威,此次幫我們拖住西岐一段時間,不難,土行孫,你若是已經被西岐嚇破了膽,那你就別去了!”申公豹搖了搖頭道。

  “大小姐也去?”土行孫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對于鄧九公,土行孫可以不在乎,可鄧嬋玉,土行孫可放心不下啊,王命不可違,鄧嬋玉要去送死?

  “國師,我還是去前線看看吧!”土行孫苦笑道。

  申公豹抓住土行孫的手:“土行孫,你果然是無雙國士,本國師果然沒看錯你!”

  申公豹覺得,土行孫雖然實力不行,但這勇氣,還有之前聞太師他們所提到的‘忠義’,絕對是一個自己可以托付的人。

  可土行孫卻郁悶的肝疼,要不是大小姐在那里,我才不去呢。

  -----------

  西岐大營。

  楊戩站在一座山上,看著遠處懶洋洋曬著太陽的哮天犬。

  身旁站著一個俊秀至極的青年。

  “王,這哮天犬跟隨你有段時間,修為不怎么樣,但,每每都神異非凡,他得麒麟族傳承,您是想要小的將其交換過來?”俊秀至極的青年問道。

  楊戩瞇著眼睛,最終搖了搖頭:“這哮天犬,如今跟隨于我,暫時不要妄動!”

  “可是,它不服管教,不是真心效忠王的啊!”俊秀青年皺眉道。

  “我知道,我是擔心,你就算去交換了哮天犬,也未必能得到麒麟族的傳承!”楊戩皺眉道。

  “不可能吧?”俊秀青年驚訝道。

  “再沒有弄清楚這傳承之前,我不能冒險!打草驚蛇,若得不到想要的,哮天犬離我而去,那就得不償失了!”楊戩沉聲道。

  “那怎么辦?就看著這麒麟族傳承,不受王的控制?”俊秀青年皺眉道。

  “張山,你倒是挺上心的?”楊戩看了眼俊秀青年。

  青年張山恭敬道:“屬下這些年一直潛伏三山關,王是知道的,哪怕三山世界里的秘密,也是屬下稟報給王,王才帶著大家進入三山世界的,對于王,張山忠心無二,萬死不辭!”

  “可是,你和那鄧嬋玉打的倒是火熱?”楊戩瞇眼道。

  “我?我也是通過鄧嬋玉,才打聽到三山世界消息的啊,王,我和那鄧嬋玉只是……!”張山苦笑道。

  “哼,你連蛇藤族的身份,都暴露給她了,你還忠心無二?”楊戩冷聲道。

  “王,我和鄧嬋玉是真心喜歡的,我也只是說漏了嘴,她也不在乎我是蛇藤族!”張山頓時戰戰兢兢道。

  “奸夫*罷了,她喜歡你這小白臉,還有你的花言巧語,被你迷住了吧!”楊戩冷聲道。

  “王,恕罪!”張山頓時低頭道。

  “罷了,這點事,我還不至于懲罰你,你給我找土行孫、和洪錦!”楊戩沉聲道。

  “土行孫、洪錦?”張山好奇道。

  “哮天犬,我暫時不方便動,這土行孫與洪錦嘛……!”楊戩瞇起了眼睛。

  “王放心,這兩人我都熟悉,我盡快找到!”張山頓時摩拳擦掌道。

  “嗯!”楊戩點了點頭。

  至于龍吉公主,楊戩不是不想找,但,此人乃是準提的女兒,準提肯定時刻盯著,自己暫時不好下手,先從這二人開始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鄧九公、鄧嬋玉帶著大軍前往西岐城下。

  鄧九公當初被準提重傷了,還未恢復,鄧嬋玉雖有修為,但,西岐城中也是強者如林。一來就吃了敗仗!

  而土行孫抵達的時候,頓時看到這一幕,焦急的想要去大營查看鄧嬋玉傷勢,卻被龍吉公主攔住了。

  “土行孫,你果然在這里!”龍吉公主看到土行孫陡然眼睛一亮。

  “龍、龍吉公主?”土行孫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顯然,土行孫對準提依舊心生畏懼。

  “哈哈,我一出來,就去夾龍山找你了,可夾龍山只有你師尊懼留孫,你不在,我就想,你肯定來了這里!”龍吉公主開心道。

  “公主找我何事?”土行孫擔心道。

  “我當初答應你的事啊,你忘了?”龍吉公主笑道。

  “答應我什么?”土行孫好奇道。

  “答應幫你娶鄧嬋玉啊,你忘了?”龍吉公主笑道。

  “什么?娶大小姐?公主,你沒開玩笑吧!”土行孫驚喜道。

  “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,很快就能娶上鄧嬋玉,你聽不聽?”龍吉公主笑道。

  “聽,聽,我聽龍吉公主的!”土行孫頓時大喜。

  “對了,去夾龍山的時候,剛好看到懼留孫在修煉,我就將他的法寶捆仙繩帶來了,你拿著,先在鄧九公大營體現價值,然后,讓鄧九公用鄧嬋玉拴著你!首先你要得到名分,鄧九公承諾嫁女的名分,我才好幫你去請人幫忙!”龍吉公主頓時說道。

  “捆仙繩?”土行孫抓著捆仙繩眼睛一亮。

  這可是師尊的寶物啊。

  接著,土行孫耐心聽著龍吉公主一番方法,越聽眼睛月亮,頓時露出大喜之色。

  “龍吉公主,要是這事成了,我欠你一份大人情,我以后一定會報答你的!”土行孫頓時激動道。

  “去吧!”龍吉公主一揮手。

  土行孫自然前往鄧九公大營,幫鄧九公父女療傷,期間,二人對土行孫又是一陣埋怨。

  第二天,哪吒叫戰。

  鄧九公父女不敢應敵,土行孫出戰,用捆仙繩打了哪吒一個措手不及,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,將哪吒捆回了大營。

  “土行孫,你這捆仙繩居然如此厲害?以前怎么沒看你用?”鄧九公驚訝道。

  “以前我也沒機會用啊,大人,大小姐,土行孫以前,一直心系大小姐,才一直鞍前馬后在大人左右的,如今,看大小姐對我無意,土行孫也不想自作多情了,最后抓這哪吒,以報答大人昔日的照顧,至此與大人、大小姐告別了!”土行孫嘆息道。

  “什么?走?賢侄怎么可以走?我都準備將嬋玉下嫁于你了,你走什么?”鄧九公頓時攔住土行孫。

  好不容易土行孫能擋住西岐,自己怎么可能放他走?

  “爹?”鄧嬋玉頓時焦急道。

  鄧九公卻給了鄧嬋玉一個眼神,扭頭對土行孫說:“只要你能幫我們打敗了西岐,我就將鄧嬋玉嫁給你,如何?”

  打敗西岐?鄧九公這明顯是框住土行孫,畫了個大餅,就連鄧嬋玉也看出來了。很明顯,憑土行孫和捆仙繩,根本不可能打敗西岐的啊。

  而土行孫卻是大喜:“多謝大人,你等好了,我明天就去叫戰!”

  “哈哈哈哈,好,好,好!”鄧九公老懷大慰。

  讓土行孫這個傻子去叫戰。只要再拖一段時間,國師就派人來了。打敗西岐,憑你?呸!

  第二日,土行孫果然去叫戰,可惜,捆仙繩厲害,卻打不過楊戩。

  轉眼被打的土遁逃了。

  楊戩好不容易看到土行孫,哪里能讓他逃了,一路追擊,可惜,怎么也追不到,西岐之兵也追擊了起來,直到忽然露面的一名女子,告知了真相。

  女子不是旁人,正是龍吉公主,龍吉公主點出,那土行孫乃是懼留孫的弟子。手上拿的是懼留孫的捆仙繩。只要懼留孫前來,必定立刻捉拿。

  楊戩得知消息,自然立刻前往夾龍山找懼留孫了。

  至于龍吉公主,楊戩本來對其有些擔心,后姜子牙又與龍吉公主攀談,知道現在不是抓龍吉公主的時候,先從土行孫開始。

  懼留孫得到消息,自然氣急敗壞,沒想到自己徒弟居然去幫大商了,沒看到前段時間自己幫西岐的嗎?

  懼留孫前來,第二天叫戰,土行孫看到懼留孫頓時傻眼,想逃都沒辦法逃,懼留孫探手收了捆仙繩,指地成鋼,讓土行孫遁逃都沒辦法,逃不回鄧九公大營,居然想去西岐大營害姬發,結果轉眼被抓了。

  被綁入姜子牙大營,好在有懼留孫說清。

  “孽徒,還不從實招來!”懼留孫瞪眼護短的罵道。

  “都怪那申公豹,他騙得我,讓我幫忙鄧九公對付姜師叔了,那鄧九公更說,要將鄧嬋玉下嫁于我,我才…………,師叔饒命,弟子死不要緊,只可憐了我那未過門的媳婦,那可是鄧九公親口許諾的親事啊!”土行孫深刻‘懺悔’之中。

  “哦?”姜子牙微微一怔。

  一旁懼留孫明顯護著土行孫,姜子牙也不好下殺手,但,姜子牙卻對土行孫的土遁來了興趣。

  “土行孫,我們幫你娶了鄧嬋玉,你可愿棄暗投明?”姜子牙問道。

  土行孫猛地一抬頭,姜子牙也要幫我?真的如龍吉公主說的那般?

  “愿意,愿意!”土行孫頓時大喜道。

  姜子牙摸了摸胡子,點了點頭:“是龍吉公主請我幫你成就的這份姻緣,你可要好好珍惜!”

  土行孫眼睛一亮,原來,是龍吉公主幫的自己啊。

  “是,土行孫定感激不盡!”土行孫激動道。

  “如此,我讓人去下聘禮,到時鄧九公肯定設埋伏,你給我們帶路,進去以后,對付鄧九公,不用你擔心,你將鄧嬋玉帶回來,就行!”姜子牙說道。

  “是!”土行孫激動道。

  鄧九公大營,并沒有強有實力之人,接下來的破營,太容易了,下聘禮,闖入大營,混亂中土行孫土,抱著鄧嬋玉就跑回西岐了。

  姜子牙看著眼前大破鄧九公大營,露出一股滿意之色。這此還多虧龍吉公主啊,多虧準提啊。

  “丞相,你與那龍吉公主很熟嗎?”楊戩皺眉道。

  “故人之女,托付于我,我能不照顧?”姜子牙看向楊戩。

  “故人之女?”一旁一個將軍好奇道。

  姜子牙并不知道龍吉公主是穿越而來,以為是這個時代的,東華帝君的女兒?東華帝君在這時代,貌似只娶了西王母吧?雖然西王母已經殞落,但,或許是她的女兒吧。

  “或許是昔日瑤池金母的女兒吧!”姜子牙解釋道。

  “啊?圣人的女兒?”眾將士頓時神色一肅。一個個對離去的龍吉公主不敢也有絲毫不敬。

  鄧九公大營破了,鄧嬋玉、鄧九公淪為階下囚。

  很明顯,不投降就是死,鄧九公只能屈服了。

  至于鄧嬋玉與土行孫的婚事?鄧九公為了能活命,自然無不應允。

  鄧嬋玉雖然哭泣,可于事無補。

  姜子牙答應了土行孫,又給懼留孫、龍吉公主面子,親自為土行孫、鄧嬋玉主持了大婚。

  大婚好不熱鬧。

  土行孫在席間四處敬酒,好不開心。

  多少年的夙愿,終于如愿以償了,土行孫心中無比感激龍吉公主,不知不覺中,已經喝得醉醺醺的了。

  也不知到了深夜幾時,土行孫頭重腳輕,昏昏沉沉的回到了自己的新婚洞房。

  可走到新婚洞房之外,土行孫頓時聽到了里面一些不該有的聲音。

  “死鬼,別亂摸了,土行孫馬上就要回來了!”

  “哈哈哈,我就是喜歡這樣,嬋玉,土行孫那個矮冬瓜,你就這么心甘情愿嫁他啊!”

  “不是還有你嗎?我以后不讓他碰我!”

  “只讓我碰?嘿嘿嘿…………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曖昧的聲音從里面傳來,土行孫頓時滿眼充滿了血絲。

  “張山,你這個陰魂不散的淫賊,居然敢闖我洞房,氣死我了,氣死我了,我要殺了你,呀呀呀呀呀!”土行孫氣憤的推開了大門沖了進去。

  也就在土行孫沖進去的瞬間,洞房之中陡然傳來一聲斷喝。

  “交換!”

  “嗡!”

  洞房里,忽然一靜。

  而在洞房不遠處,楊戩瞇眼看著那洞房之地,同時施法隔絕了這里的聲音,讓西岐其它地方,聽不到這里的動靜。

  交換?

  洞房之中。

  土行孫看著面前一模一樣的自己,頓時臉色一變,再一看一旁驚喜的鄧嬋玉,頓時腦袋一陣轟鳴。

  自己身體,被別人奪取了?

  鄧嬋玉卻撲向對面的‘土行孫’:“張山?成了?我不用擔心嫁給那丑貨了,只是你現在模樣!”

  對面的‘土行孫’卻是哈哈大笑:“沒事,我的美人,我會簡單的八九玄功,你要我變成什么樣子,就是什么樣子,保證每天抱你睡覺時,都是美男子,哈哈哈!”

  “討厭!”鄧嬋玉錘了‘土行孫’一下。

  而與張山交換身體的土行孫卻陡然臉色狂變,看著鄧嬋玉伙同奸夫要害自己,陡然一口鮮血噴出。

  “噗!”

  “奸夫*!”土行孫氣的渾身打顫。

  對面二人還想嘲諷土行孫,卻聽到外面陡然傳來楊戩的斷喝:“速戰速決,別廢話!”

  “是!”假土行孫頓時應聲道。

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3单一跨度走势图 买江西时时的技巧 qq游戏福州麻将辅助 在线时时彩人工计划网 本港台开奖直播现场结果 pk10冠亚和值口诀 经典麻将(单机版) 福建快三走势图i 广东时时qq群查找 香港6合开奖结果网址 安卓棋牌透视挂 江苏快3app下载官网 天津时时购买平台 香港一肖中特一码中特 极速十分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