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心門

第一章 心門

  渾渾噩噩之中!

  王雄感覺自己的心,被一片一片撕成了碎片,不斷的撕,不斷的疼。

  前世帝君殞落,王雄也有過這感受,但,那時還有一個仇家,報仇成了王雄的精神支柱,可如今,可沒有仇家,若是有,那就是自己,心中沒了支撐,頓時痛苦無比。

  腦海中全是藍離焰‘活著’時的音容相貌。

  那一次次溫柔、嬌嗔、吃醋,在王雄心中早已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,可就這一部分,因為自己,而沒了。

  “嘔!”

  王雄想到藍離焰的下場,不自覺的再度一聲干嘔,痛!無比的心痛!腦袋嗡嗡嗡的,好似已經無法再有其它思維一般。

  大悲之下,王雄幾次迷迷糊糊的醒來,又在大悲痛中昏迷了過去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。好像一年,好像一萬年,王雄才在這股悲痛中,隱隱約約的醒來。醒來之際,依舊五內俱焚,心痛難忍。

  不過,嘴邊好像有著一個勺子,在一點一點,小心的給自己喂水。這溫柔的喂水,讓王雄回憶起上古扶桑巨樹上,自己重傷,羲離也是這樣喂自己的。

  “阿離?”王雄猛地眼睛一睜,一把抓住給自己喂水的那只手。

  “王雄,你醒啦?太好了?”

  眼前一個青衣女子,個子不高,但,容貌極為靚麗,雙目更是有著一股讓人掃盡郁氣的靈氣,盯著王雄,一臉的驚喜。

  那驚喜,發自內心,毫無做作!

  王雄看了看這青衣女子,隱約間有些熟悉,但,并不認識。

  不是藍離焰?不是藍離焰?

  王雄頓時心中一痛,放開抓住女子的右手,再度倒在了床上,閉目,痛苦中不愿再看。

  “王雄,你不認識我了?我是青環啊,王雄!”女子頓時急切的說道。

  青環?蘇青環?

  這些年不見,蘇青環已經長成大姑娘了?

  若是以前,王雄見到蘇青環自然會開心,可此刻,誰也不能讓王雄開心。王雄心灰若死,痛苦難耐。

  這一次的刺激太大了,也不知道要多少時間,才能治愈心中的傷痛。

  王雄沒有理會蘇青環,閉目難受之中。

  “王雄,你昏迷幾天了,我再喂你點菩提水吧?”蘇青環柔聲道。

  但,王雄并不說話。

  蘇青環將碗里菩提水再度喂到王雄口中。

  王雄沒有掙扎,不是接受了蘇青環的幫助,而是此刻,滿腦子都是藍離焰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就連蘇青環喂自己,王雄都沒有感覺,沒有感覺,何談拒絕?

  “王雄,你知道嗎?我來這里,天天等著你,天天等著你!可是一直不見你來!”

  “小黑、小白,天天逗我笑,可是,你不來,我都覺得沒意思!”

  “我聽爹說了,當年,你前往丹仙城,為我求來‘生生造化丹’,甚至不惜以身冒險,差點死掉!”

  “王雄,我一直在等你,你知道嗎?”

  “我爹前段時間來信,讓我不要等你了,可是,我偏不!我知道,你一定會來找我的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蘇青環一勺一勺給王雄喂著菩提水,雖然大概知道王雄難受的原因,但,蘇青環好似并不提此事一般。只是笑著說著,不停的說著,說著說著,自己都笑了起來。

  “阿彌陀佛!”忽然一聲佛號在蘇青環身后響起。

  “二師祖?爹?”蘇青環扭頭驚訝道。

  卻是蘇青環身后,站著蘇定方,還有昔日到凌霄城的那位神秘僧人。

  蘇定方看著女兒給王雄喂菩提水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:“青環,你在干什么?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不要再接觸王雄,你怎么天天還來?”

  蘇青環頓時鼓著嘴,頭一扭:“哼!”

  “說你,還給我臉色?”蘇定方氣憤道。

  “爹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你不讓我去見王雄,你就幫我照顧一下王雄,你看你,照顧的什么樣子?”蘇青環頓時氣憤道。

  蘇定方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

  蘇定方無法理解女兒的腦回路,這,這是我女兒?

  “青環,王雄已經結過婚了,你就不要再盼著他了,當初他大婚,怎么沒想著你,他就是一個負心漢,根本配不上你,你心心念念他干什么?他就是…………!”蘇定方一旁不斷數落王雄。

  可數落到一半,蘇定方頓時聲音一止,因為蘇定方看到蘇青環眼中濕潤了起來,鼓著嘴委屈生氣的看著蘇定方。

  “好,好,好,我不說,我不說行了吧!”蘇定方頓時投降。

  蘇定方發現,自己哪怕面對嬴四海都不憷一下,可面對女兒的眼淚,完全沒有抵抗力,自己是不是賤啊?

  “阿彌陀佛,蘇定方,你不要為難青環,青環和王雄,還是有著一份緣分的!”神秘僧人笑道。

  “二師伯,你怎么也……!”蘇定方頓時皺眉道。

  神秘僧人搖了搖頭:“我沒騙你,青環與王雄的緣分,不比藍離焰與王雄的情緣淺,我能隱約看到,青環自上古就與王雄……!”

  “不可能,若是上古就和王雄認識,那王雄為什么……!”蘇定方皺眉道。

  “時機未到,一切還沒成熟,自不好說!青環與王雄,你阻止不了,越是阻止,對他們越是傷害,你還記得你上次阻止是什么結果嗎?”神秘僧人問道。

  蘇定方臉色一僵,上次阻止,差點害死蘇青環。

  “二師祖,你是好人!”蘇青環卻是眉開眼笑。

  蘇定方看到女兒的態度,頓時一臉郁悶,這女兒,白養了。

  扭頭看向臥榻上的王雄,蘇定方越發的惱恨:“都怪這該死的王雄,自己怎么鬼迷心竅,將他帶來了心門?我這是自找麻煩啊!”

  神秘僧人走到臥榻之處。

  臥榻之上,王雄依舊沉浸在痛苦之中,隱約感覺身邊來人了,但此刻,五內俱焚,心中絞痛,滿腦子都是藍離焰的身影,哪里有其它心思?

  “如是我聞,一佛在舍衛國,祗樹給孤獨園,與大比丘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神秘僧人忽然對著王雄誦經了起來。

  “金剛經?我知道!”蘇青環眼睛一亮。

  一旁蘇定方也微微皺眉。

  神秘僧人誦經,并沒有使用任何法力,因為神秘僧人知道,眼前王雄已經徹底參悟了金剛經,此刻誦經,只是在喚醒王雄心中對金剛經的記憶,讓金剛經的心境,來安撫王雄的心境。

  “如是我聞,一佛在舍衛國,祗樹給孤獨園,………………!”

  王雄腦海中,也響起了金剛經的聲音,不過,此刻的聲音,并不是神秘僧人的聲音,而是來自王雄自己的聲音,昔日參悟金剛經時的聲音。

  一遍又一遍,不斷的經文在王雄腦海充斥。漸漸的,心中那股內火,那股愧疚,那股難受,被壓制了一些。

  五內俱焚,此刻慢慢變的心中氣悶,但,心痛依舊,沒有絲毫減弱。

  緩緩的,王雄睜開了眼睛,雖然眼中依舊痛苦,但,最少能夠隱約看世界了,不再那么痛苦了。

  王雄扭頭,看向那神秘僧人,正在不斷給自己誦經之中。

  “大師?是你?”王雄難受中道。

  “呀,王雄能說話了?”蘇青環眼睛一亮。

  一旁蘇定方也驚訝的看向神秘僧人:“二師伯,你抹平了他心中的郁火?”

  “抹平?不可能,金剛經還沒有那么大的效果,只是微微幫王雄清醒一下罷了!”神秘僧人微微嘆息道。

  此刻,王雄還盯著神秘僧人,最少此刻,王雄能交流了。

  “貧僧,釋迦牟尼本尊!”神秘僧人微微一禮道。

  “本尊?”王雄微微一愣。

  本尊的意思,王雄大概知道,就好像自己,自己的本體,是王雄本尊,還有一個金烏分身。

  “大師,我心中好難受,大師可有教我?”王雄露出苦澀的看向釋迦。

  王雄知道,剛才的金剛經,能讓自己緩解了一下難受,此刻看向釋迦,頓時想要求教。

  “心痛?自要心藥醫,東皇,你心傷太重了!金剛經一本,無法幫你鎮壓心痛!”釋迦嘆息道。

  “沒有辦法嗎?”王雄露出一絲苦澀。

  “我心門,就是產心藥之地,東皇若是不嫌棄,貧僧給東皇醫治一番,如何?”釋迦微微一禮。

  王雄知道此刻不應該如此頹廢,但,滿腦子都是藍離焰,心中更是撕碎無數,痛苦難耐,無法克制。

  此刻,王雄虛弱的爬起身來,蘇青環快速扶著王雄。王雄對釋迦一禮:“多謝大師!”

  “東皇用情至深,也是貧僧少見,尋常情傷之人,一本金剛經,即可撫平心中痛楚,但,對東皇顯然不夠,我心門,有一藏經閣,藏金閣中,有我心門所有智者修撰的經書無數,可容東皇參詳一番!”釋迦鄭重道。

  “藏經閣?二師伯,藏經閣不是不對外開放嗎?只有心門弟子,才能觀看?而且,還有數量限制!”蘇定方驚訝道。

  “東皇,可以隨意看!”釋迦搖了搖頭。

  “哦?”蘇定方驚愕道。

  要知道,蘇定方已經拜在藥師佛門下,可在藏經閣,也不可能全部觀看啊,這王雄居然隨意觀看?

  “多謝大師!”王雄虛弱道。

  蘇青環攙扶,一行人出了房中,慢慢到了一個巨大的藏經閣,此閣樓有十三層之高。門口更是有著大量武僧看守。

  釋迦帶著王雄一行前來,所有武僧盡皆雙手合十,恭敬無比,沒人阻攔。

  一揮手,藏經閣大門打開,頓時,顯出第一層閣樓內部,書,無數的經書,書架之上,已經擺滿了經書。

  “東皇,這里藏有十萬三千六百冊經書,從下往上,十三層閣樓,越往上,經書越發深奧,你自己看吧!”釋迦說道。

  “多謝大師!”王雄忍著心痛,踏入藏經閣。

  蘇青環想要跟著進去,卻被攔了下來,除了王雄,誰也不許進入。

  “匡!”

  藏經閣大門轟然關上。

  “二師伯,為什么王雄不是心門弟子,卻可以隨意觀看?而我卻每次要在你們監督下查看部分經書?”蘇定方皺眉道。

  “因為王雄佛性高絕,甚至不弱于我,而你?雖然悟性極高,但,佛性不足,怕你看多了,人看傻了!”釋迦看看蘇定方笑道。

  蘇定方臉色一僵,自己看經書,能看傻了?

  釋迦也不與蘇定方多說,雙手合十,扭頭離開了。

  “哼!”蘇定方郁悶的一聲冷哼。

  郁悶之際,看到女兒還盯著藏經閣看,蘇定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  “青環,你還看什么?都跟你說了,王雄與藍離焰大婚了,他只愛藍離焰,你還湊什么熱鬧啊!你看他,為了藍離焰,都變成什么模樣了?”蘇定方氣憤的想要喚醒蘇青環。

  蘇青環卻不以為意:“我知道啊,我也羨慕藍離焰啊,同樣,我也知道,王雄才是真的值得托付終身的人,你看他多愛藍離焰?以后也會這樣愛我的!”

  說完,蘇青環不等蘇定方發作,調頭就走了:“我給王雄再去接點菩提水,等他看書渴了喝!”

  蘇青環跑了,卻讓蘇定方在一旁郁悶的要吐血,自己造的什么孽啊,為什么要帶王雄來心門?

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下载广西快三快十 2019年平特三码公式 赛车pk10规律窍门 牛牛透视软件免费下载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图 3d排列三开奖直播新浪 3肖期期准免费 山西快乐十分今天034期开奖 乒乓球比分直播网 北京pk直播手机版 马报开奖码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昨天 2020五大联赛赛程 上海快3走势图表1000 快速赛官网结果 三分pk10计划全天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