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七章 朕的未婚妻

第七十七章 朕的未婚妻

  大荒之主,夏司命?

 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這劍神教的大護法,包括劍神教的一眾護法,此刻都驚愕的看著大護法。

  “你,你怎么有肉身?你不是……!”一個劍神教護法驚叫道。

  “誰說有肉身,就不能魂修的?”夏司命淡淡的一個冷眼。

  這一個冷眼,有著一股冷冽的責怪之意。

  那護法看到這冷冽的眼神,才忽然一激靈,知道自己說錯話了,此刻大護法身份公告天下,自己跳出來質疑是幾個意思?想打大護法的臉不成?

  “大護法見諒!”那護法馬上道歉道。

  同時,一眾護法也看向了震刃真神,畢竟,眼前大護法若是假的,自己豈不是……!

  眾護法看向震刃,震刃乃是真神,自然不會認錯大護法氣息。

  “恭喜大護法!”震刃卻是微微一禮。

  這一刻,震刃忽然明白,為何大護法三次可以成為真神,都沒有去做了。原來,大護法有肉身?

  震刃一開口,其他劍神教弟子頓時倒吸了口氣。

  “恭喜大護法!”一眾劍神教弟子恭敬道。

  “不可能,我大哥已經死了,我大哥死了幾十年近百年了,你,你是誰?”宗府的三叔陡然驚叫道。

  大荒官員處于震驚中的,聽到三叔的話,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“老三,可以了,我沒死,別在這廢話,一邊去!”夏司命冷聲道。

  夏司命的語氣極為不客氣,但,三叔聽了卻是一激靈,這,這就是大哥的語氣啊。而且,這聲音?沒錯,這就是大哥的聲音。

  不是三叔一開始沒聽出夏司命的聲音,畢竟,這世上聲音相同的人太多,之前都以為夏司命死了,誰想到他還活著?

  其它官員還在遲疑,夏司命卻是翻手取出一枚御璽。

  “嗡!”

  御璽一出,瞬間散發出一股冰寒之氣,這股氣息,好似凍結了所有人的靈魂一般。

  “寒冰御璽?是老人皇,是老人皇!”宗府一個老人陡然驚喜道。

  “大哥,大哥,你沒死?你真的沒死啊?”三叔驚喜的要發狂。

  “人皇?沒錯,是人皇,人皇,你總算回來了!”

  “不,現在不是人皇了,是仙帝,我大荒仙庭之主,大荒仙帝!”

  “拜見仙帝,仙帝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  “拜見仙帝,仙帝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認出來的官員,無不露出狂喜之色。

  宗府的宗老們,更是老淚縱橫。

  活了,仙帝復活了?太好了!

  這段時間,對大荒仙庭來說,大起大伏太多了。

  夏若天仙帝死了,所有人都以為大荒要完蛋了,沒有強勢仙帝,大荒早晚崩潰,或者被別的勢力拿下舉國絕望。

  剛絕望,又誕生更加兇猛的花千紅仙帝。花千紅仙帝?更加兇悍,強大的讓全國震顫,比夏若天還強,大荒子民剛剛激動,花千紅就死了。

  大起大落一次也就罷了。結果又來一次。

  強到變態的花千紅死了,所有人都感覺大荒一片黑暗,結果又冒出個兇悍的夏若地。

  又一次大起大落。

  夏若地又死了,本以為大荒皇室死光了,結果,老人皇出來了?

  老人皇啊,沒人覺得他實力差。

  要知道,花千紅、夏若天、夏若地,都是他教出來的。不說父子關系,就這師徒傳承,所有人都明白一點,師父肯定不比徒弟差。

  更何況,夏司命說的沒錯,這大荒就是夏司命開辟的。

  開國仙帝?能差了?這里的官員,大部分都是夏司命以前提拔的。

  難怪剛才他能降服大荒的氣運金龍,因為,這條氣運金龍,在朦朧中就是在夏司命手中誕生的。

  夏司命強大嗎?

  不說其實力,就劍神教,如今都聽他調令,三大真神唯他馬首是瞻!

  三大真神啊,整個劍神教啊,都聽夏司命的!

  大荒不是崛起,而是從此刻開始,已經強的沒邊了。

  大荒官員露出狂喜之色。

  而四方前來打秋風的天仙們,此刻早已張大了嘴巴。

  “這,這大荒仙庭,到底有多少氣數啊,死了一個,還有更強的,死了一個,又來一個更強的?”蛛皇站在遠處,張口駭然的看著那畫面。

  夏司命一出,整個天下的格局再度變化了。

  夏司命滿意的看了眼大荒官員,扭頭,看向地上的夏若地。

  “朕弟弟臨死前都念念不忘他的妻兒,等朕找到的時候,弟媳已經死了,獨留一個小兒子,呵,哈哈哈哈,朕收養了弟弟的兒子,視如己出,更讓你做朕之子,幫弟弟留一個香火,可朕沒想到啊,沒想到,原來朕弟弟的妻兒,早就死了,你還假冒朕的侄子?哈哈哈哈哈,夏若地?不,你這個劍靈族妖孽,朕找了你百年,原來你一直在朕身邊,原來你在朕的身邊!”夏司命面露森寒的看向夏若地。

  “咳咳,爹,是我啊,爹!”夏若地頓時驚恐的叫著。

  “異界,人人如龍,長生不死,到了這個程度,你還想繼續騙朕?”夏司命眼中一寒道。

  夏若地眼皮一陣狂跳,知道瞞過去了,頓時張狂起來:“呵,哈哈哈,那又如何?夏司命,我算到了一切,卻沒有算到你假死,老東西,有能耐,你殺了我啊?哈哈哈,有能耐,你要我死啊!”

  夏若地張狂的看著夏司命。

  “沒錯,長生不死族,朕是殺不死你,不過,朕也不是治不了你,你的祖先被你吃了?剛好,那你就替代你祖先的位置,做大荒劍的劍刃吧!”夏司命探手一揮,大荒劍的劍柄忽然冒出億萬紫光直沖夏若地。

  “不要,不要鎮壓我,不要,啊!”夏若地終于驚慌了,露出絕望的聲響。

  可惜,夏司命豈會饒他?萬千劍氣直沖夏若地,猶如天崩般的威力,一聲巨響之下,劍氣凝聚了夏若地,將夏若地凝聚成了劍刃的形狀。

  “嗡!”

  劍刃完美無缺的被鑲嵌在了大荒劍的劍柄之上。

  大荒劍恢復如初了,大荒劍上,氣運金龍一陣咆哮。

  “又鎮壓一個劍靈族,呵,大荒劍變的更加圓潤了!”夏司命露出一絲滿意之色。

  遠處,無數天仙咽了咽口水,看著這詭異的大荒新帝。

  夏司命這才扭頭看向不遠處的王雄、巨闕。

  巨闕縮了縮腦袋,知道自己這次不可能搶到大荒劍了,這大荒劍本來就是夏司命的。

  王雄踏在空中,冷冷的看著不遠處的夏司命。

  王雄猜到大護法身份與夏若天有關,可王雄怎么也沒想到,這大護法就是大荒老人皇啊?

  難怪當初大護法看到夏若天活著,忽然不對自己和夏若天動手了,難怪夏若天當時反應異常。或許,夏若天當時已經猜到了什么。

  如此說來,是夏司命殺了小幽?

  四方,無數天仙看著大護法與王雄對峙,以為二人將有一戰的。

  可惜,讓所有人的想法落空了。

  夏司命神色復雜的看了眼王雄,最終沉聲道:“讓他早點回來見我!”

  夏司命用的是‘我’,不是‘朕’,王雄明白,這不是對自己說的,而是對夏若天的語氣。

  “他閉關了,出關之際,自然會知道此次一切!”王雄沉聲的點了點頭。

  夏司命點了點頭。

  扭頭,夏司命看向一眾劍神教弟子,還有一眾大荒官員。

  “回天劍城!”夏司命沉聲道。

  “是!”兩方人馬應聲喝道。

  “等一下!”王雄忽然叫道。

  “嗯?”夏司命疑惑的看向王雄。

  “若我猜的不錯,先前生丹圣山,你也在暗處吧?”王雄沉聲問道。

  “不錯!”夏司命并沒有否認。

  “為什么?當時花千紅生死一線,你為什么不出手救她?她是你的弟子啊!”王雄皺眉叫道。

  夏司命瞇眼看了眼王雄。

  “請為我解惑!”王雄再度問道。

  夏司命冷冷道:“花千紅心已經死了,救回來,又有什么用?”

  “嗯?”王雄露出驚訝之色。

  “走!”夏司命一聲冷喝。

  “是!”

  大荒官員、將士,劍神教的強者們一聲應喝,踏步跟著夏司命向著遠處射去。

  “轟隆隆!”

  大荒仙庭的人,浩浩蕩蕩的走了。

  雖然此次,大荒仙庭接連死了兩任仙帝,可所有人都看的出來,大荒仙庭,崛起在即,這是如日中天般的強大啊。

  夏司命仙帝?這排場,將白狂地洲大部分仙帝都比下去了,這一刻,誰還敢說大荒仙庭完蛋了?

  無數天仙震撼之余,王雄也回到了長青殿口。

  “在此的,不在此的,所有天下人聽好了!”王雄陡然一聲斷喝。

  王雄一聲斷喝,聲傳凌霄城四方,所有人都扭過頭來看向王雄。

  眾天仙這才想起來,眼前王雄,也是變態,如今更是天仙了。這是個絕世妖孽啊。

  夏若天、花千紅相繼死在了丹神子手中,可這王雄與丹神子斗戰了兩次,都沒事人一樣。

  天仙?去他媽的天仙,人家地仙的時候,就屠了無數天仙了,何況現在?

  上一次立威,讓無數天仙對凌霄城畏懼,但還不至于驚恐,這次不一樣了,誰還敢來凌霄城放肆?

  王雄一聲,喊住了所有天仙,蛛皇等天仙也疑惑的盯著王雄。

  “這位,藍離焰,所有人看好了!”王雄指著一旁的藍離焰。

  藍離焰露出一絲愕然,剛才,藍離焰準備躲避群仙的,被王雄安排王忠全叫來,藍離焰還不知道王雄要說什么。

  “她,藍離焰,將是朕王雄的妻子,將是東秦皇庭的皇后,從此刻開始,誰再敢打朕未婚妻的主意,東秦皇庭,與你不死不休!”王雄一聲怒喝。

  “昂!”

  氣運金龍也是一聲咆哮,聲傳天下。

  無數百姓露出驚愕之色,繼而紛紛恭喜了起來。

  而凌霄城外的天仙們,卻是個個張大嘴巴,看向藍離焰的時候,也心中一陣膽寒。

  吃藍離焰,或許可以度過第二次天劫,可剛才夏若地的實力,就是度過第二次天劫的威力啊,照樣被王雄斬殺?

  未婚妻?未婚妻?

  無數天仙一陣頭皮發麻。

  藍離焰卻忽然呼吸急促了起來,臉上頓時羞的通紅!有些嬌嗔的看了眼王雄,但,更多的是自豪。

  和王雄談地下戀情是一回事,被王雄當眾,當著全天下表白,又是另一回事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重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 湖北快三在线计划网站 公式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视频 十三水怎么算倍数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图表 乐江西时时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走势 陕西快乐十分如何预测 时时彩定千位 欧洲五大联赛球队排名 新浪彩票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准一期期乚 云南时时开奖码 哪里下载ag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