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二章 拓印

第十二章 拓印

  離刃、坎刃,站在遙遠處,目送夏若天離開了凌霄城!

  兩大真神久久沒法平靜,不知道是震撼于王雄的劍道,還是為夏若天的詭異行動好奇,兩大真神沉默了好一會,才相互看了看彼此!

  “回去?”離刃沉聲道。

  坎刃點了點頭。

  沒過多久,在一個大殿中找到了劍神教大護法。

  大護法依舊遮在黑袍之中,看不清面容。大護法正在自斟自飲的喝著美酒,好似猜到兩大真神要來一般,給兩大真神倒上了美酒。

  “大護法!你知道我們要來?”離刃疑惑道。

  “坐吧!”大護法淡淡道。

  兩大真神疑惑中坐了下來。

  “給我說說,你們此去發生了什么?”大護法淡淡道。

  “大護法不知道凌霄城發生了什么,卻知道我們要來找你詢問?”坎刃驚訝道。

  大護法端著酒,看著坎刃。

  坎刃只能一五一十的將凌霄城發生的一切對大護法說了一遍。

  大護法到嘴邊的酒水忽然一頓。

  “哦?夏若天也去了?劍道不如王雄?不可能!”大護法手中酒杯頓時落在石桌之上,語氣雖然有著疑惑,但,更多出一絲憤怒。

  兩大真神一陣愕然。大護法怎么了?我們說的重點不是這個啊!

  “大護法,我是說,十三、十四、十五,三位護法,全部殞落了,他們的門徒弟子,全死了!”坎刃再度強調道。這才是兩大真神憤怒的重點。

  “哦!”大護法好似不以為意,繼續喝著美酒。

  “大護法,為什么不讓我們出手,就算大秦人皇親至,又如何?王雄殺了我們多少護法了!”坎刃有些激動道。

  離刃也盯著大護法,一臉不甘心。

  “你們覺得,多一個真神重要,還是少三個最弱的護法重要?”大護法看向兩大真神。

  “呃?”兩大真神一愣。

  “大護法,你說,你是說,多一個真神?我劍神教添第三位真神?”離刃陡然瞳孔一縮。

  “你們覺得,哪個更重要?”大護法舉杯喝了一口,淡然道。

  一瞬間,兩大真神一激靈。

  “大護法,你讓其他護法不準前往,只讓老十三他們前往,不會是,不會是故意讓他們送死的吧?”坎刃面部一陣抽動,有些驚訝道。

  “大護法,你故意讓他們三個去送死的?你料到王雄能殺死他們?”離刃也是瞪大眼睛看向大護法。

  大護法沒有說話,繼續喝著美酒。

  這一刻,兩大真神心中一陣發寒,是真的!三大護法死在王雄手中,在大護法的預料之中。是大護法故意派他們去送死的!

  “為什么,大護法!”坎刃帶著一絲驚悚道。

  大護法抬起頭,帽檐之中有著一股黑氣,遮住其臉,但,一雙眼神卻是凌厲無比的盯著坎刃真神。

  “誰都有資格責問本護法,你們兩個沒有資格!”大護法冷冷的說道。

  兩大真神臉色一變,但,此刻盡皆一陣沉默。大護法先前已經說得清楚了,為了謀劃第三個真神之位。

  可,兩大真神實在搞不懂,謀劃第三個真神之位,和讓三大護法去王雄那送死,有什么關系。

  “大護法,謀劃第三位真神,不知,我們能做什么!”離刃最先妥協,低聲問道。

  “暫時不需要做什么,你們剛才也說了,已經收到大秦人皇的請柬了,既然如此,準時赴約即可!”大護法淡淡道。

  “大護法的意思,我劍神教第三位真神,會在大秦的封禪大典誕生,您這次讓三大護法去送死,是為了封禪大典做鋪墊?”離刃盯著大護法問道。

  “不該知道的,暫時不用知道!到時,自見分曉!”大護法沉聲道。

  “是!”兩大真神點了點頭。

  和大護法交談了一會,兩大真神的內心都是沉甸甸的,喝酒也是沒有味道,聊了一會,二人終究還是走了。

  兩大真神離開,獨留大護法靜靜的坐在石桌旁,指頭輕輕敲擊石桌。

  “王雄的劍法?他是抽取了國勢之力?那也不該如此大的威力啊,居然能斗敗夏若天?不應該,不應該!”大護法沉聲思索之中。

  輕輕一揮手,頓時,黑暗中跳出兩個黑影,落在大護法面前。

  “徹查王雄的劍法,盯住夏若天一舉一動!”大護法沉聲道。

  “是!”兩個黑影應聲道。

  兩個黑影身形一晃,再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  ------------

  夏若天從凌霄城回來,就立刻回了自己的天劍城。

  天劍城雖遠,但,對于夏若天這般修為的人來說,并不算什么,幾個時辰就到了。

  夏若天沒有選擇立刻相信王雄。但,最少此刻臆想癥好了很多,有了為妻報仇的念頭做填補,也不再總是看到幻影了。

  夏若天剛剛抵達朝都。

  “大哥,大秦人皇派人送來請柬,九月初九,封禪大典,邀請你去!”夏若地頓時迎了上來。

  夏若天看了眼,就沒有理會了,踏步跨入了大殿。

  這一刻,夏若天連弟弟的呼喊都沒有時間理會了,夏若天要徹查清楚,到底是誰,是不是有人害死了小幽。

  “匡!”

  大殿們轟然關上。

  殿外的夏若地頓時臉色陰沉。

  “有什么了不起,等我得到了大荒劍,一切都是我說了算!”夏若地眼露冰寒。

  繼而,夏若地貪婪的看了眼巨大的大荒劍。

  “總有一天,你是屬于我的!”夏若地恨聲道。

  一甩袖子,夏若地走了。

  大殿之中。

  “嘭!”

  夏若天將那囚犯丟在了地上。

  “啊,我都已經說了,你們還抓著我干什么,不關我事啊!我只是受教主之令辦事而已!”那囚犯驚恐道。

  夏若天探手掀了其帽子。

  那囚犯一抬頭,陡然瞳孔一縮:“大,大,大荒仙帝!”

  “是你?”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縮。

  “仙帝饒命,仙帝饒命,我是受教主指使的,我是受教主指使的!”那囚犯拼命磕頭。

  “朕若記得不錯,百年前,你跟著丹神子、藍田玉他們身后的!”夏若天瞇眼道。

  百年前,丹神子進入過古戰場,夏若天記憶深刻,當時有過一個照面,先前王雄提到丹神子,夏若天就將百年前見過丹神子的前前后后仔細回憶了一遍,包括這囚犯。

  難道真的是丹神子?

  “說,是誰殺了小幽,是你嗎?”夏若天冷聲道。

  “不是,不是,小的不知道,仙帝饒命,小的不知道,我也是一年前,收到教主的信函,教主讓我去小幽谷,毀了,毀了……!”囚犯不敢說了。

  毀了小幽的尸身,眼前就是小幽的丈夫,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啊。

  “信函呢?”夏若天冷聲道。

  “燒了,教主信函里交代,一定要燒了那封信!我,我…………!”囚犯驚恐道。

  夏若天面如寒霜:“我看你是找死!”

  “饒命,饒命!仙帝!”囚犯不斷求饒。

  但,夏若天豈會就這么饒了他?妻子的死因,豈是那么兒戲的?若先前對王雄的話只有三分相信,如今看到丹神子的手下,已經信了五分了。

  難道小幽真的被人害死的?

  夏若天一番翻找,終于找到了當年小幽留下的遺書。

  --------

  夫君,你修的是無情劍道,小幽知道你有牽絆,才無法專心,夫君,小幽知道你的志向,你要成為天下第一劍修,小幽也多么希望夫君能夠成功,但,我的存在,卻是夫君最大的羈絆,小幽無能,愿以死,換夫君無上境界,夫君,小幽去了,忘了我!忘了我!

  --------

  遺書內容,太過讓夏若天難受,以至于夏若天多少年都不敢去看。

  這封信,字跡是小幽的沒錯,自己不可能不認識,若小幽是被人害死的,這封信算什么?除了小幽,誰還能寫出這字跡?

  “不對!”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縮,頭皮一陣發炸。

  因為夏若天看到,雖然字跡是小幽的,但,其中一些重復的字,比如‘夫君’二字,一共六個‘夫君’,六個夫君,一模一樣,字跡一模一樣,筆畫粗細都一模一樣,甚至兩個字之間的距離,都是一模一樣的。

  每個人的字跡雖然各有特點,但,不可能做到每個字的每一筆,都是一模一樣的,唯一的解釋,只有一個,這六個‘夫君’,是拓印出來的。就是有人故意找了小幽寫過的文書,在其中摳出這兩個字,然后,將其復印在這血書之上。

  一模一樣的字跡。一模一樣的拓印!

  這封遺書,不是小幽寫的,是有人刻意偽造的。偽造的遺書。自己這一百年都被騙了,小幽是被人害死的。不是自殺。

  “哈,哈哈哈,哈哈哈,好,好,好,好大的膽子!”夏若天眼中閃過一股兇唳的淚水。

  夏若天整個人都在顫抖,同樣,一股滔天殺氣,將這個大殿都凍結出了無數雪霜。

  夏若天扭頭,寒著臉看來。那囚犯都要被夏若天嚇死了。

  “說,是不是丹神子殺了我妻子小幽?”夏若天面露猙獰道。

  “不,不關我事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---------

  生丹圣域,生生造化丹中。

  丹神子、真神巫元尊坐在一起,彼此交換著彼此的請柬。

  “九月初九?封禪大典?”巫元尊語氣中透著一絲森寒。

  “也邀請了我,呵,五大真神都邀請到位了,這大秦人皇,要搞事啊!”丹神子淡淡道。

  巫元尊握著請柬一陣沉默。

  “大秦人國,供奉的真神,可是你巫元尊,如今,封禪大典,五大真神都請了,呵……!”丹神子淡聲道。

  雖然沒有說下去,但,語氣不言而喻,似乎在告知巫元尊什么。

  “你去嗎?”巫元尊盯著丹神子。

  “去,為什么不去?”丹神子淡淡道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反倍投倍投20期计划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百家娱乐下载 四川时时官网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北京赛車pk10非凡计划 天津时时最快开奖网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快三怎么看大小单双 重庆欢乐生肖全天计划 信汇娱乐黑钱 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 北京pk10一期连中计划 pk10赛车计划软件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