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十章 你敗了

第十章 你敗了

  東方國之勢,隨著王雄的天子之劍宣泄而出!

  這一瞬間,王雄一片恍惚,明明是自己一劍斬向了夏若天,可不知為何,王雄看到了無數的人。

  王雄看到,無數東方國百姓一般,每個百姓都手中抓著一柄劍,每個百姓的劍都隨著自己的巨闕劍一起,斬向不遠處的夏若天。

  這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斬劍,這是十幾億的人,在隨著巨闕劍一起,一起斬出一劍,斬向了夏若天。

  “這就是一國之勢,萬眾一心!”王雄眼中一亮。

  這一瞬間,好似終于參透了的國勢一般,國勢不再以個人為主體,而是代表一個國家,此刻,這個國家不再是一個形式,而是一個鮮活的生命。一個叫著‘國家’的生命體。

  百姓、君王,只能說是‘國家’這個生命體的組成細胞。

  國勢之力下,一切個人都不堪一擊。天子之劍,統籌一切力量,轟然斬出,浩威無窮,即便虛空都好似在這一劍下塌陷了一般。

  惶惶之威,十五億的劍鋒匯聚一股,何等壯闊,瞬間沖向了夏若天面門。

  這也是夏若天第一次見到如此壯闊的劍鋒,沒錯,就是壯闊,夏若天第一次有種對戰十幾億人的感覺,好奇怪,明明只有王雄一個人,可為何,自己看到了十幾億人?王雄身后十幾億人向自己斬劍?

  “天道無情,人矣無情!斬!”夏若天眼中一冷,一劍斬出。

  “呼!”

  一道劍鋒沖出,血光照亮天地,如昔日對戰白先生一般,恢宏巨大,兇猛無匹的沖向王雄的劍。

  兩道劍鋒轟然相撞。

  “轟~~~~~~~!”

  劍鋒相撞,整個白子沙漠忽然間被余波震蕩的沖天而上,滿天沙暴,似乎炸裂天地一般。

  超級巨響,轟然傳遍天下,不,整個東方國浩瀚疆土,都是這一巨大的震動。

  沙暴沖天,逸散的劍氣,都能削山斬海,浩瀚之威下,無數百姓都露出狂熱之色。這是大王斬出的一劍?

  凌霄城作為東方國都城,同樣也有著各大勢力探子的潛伏,無數探子本來看王雄笑話的,可這一劍兇猛的相撞之下,多少勢力的探子都是猛地一激靈,露出駭然之色。

  遙遠處,兩大真神瞪大了眼睛。

  顯然,兩大真神也無法相信,王雄居然能斬出如此威力的一劍,這一劍下,天崩地裂啊。

  滿天沙暴緩緩落下,在沙暴中心,慢慢露出了王雄、夏若天兩人。

  以兩人為中心,腳下大地出現十八道地溝,地溝最短也有十里之長,這是劍力余波的逸散,撕地十里,浩威無窮。

  沙暴落下,但,卻沒有沙暴落在二人之側。

  二人四周一切都狼藉一片了,山林樹木盡毀,只有王雄、夏若天,還有那塊大石頭完好。

  王雄、夏若天還站在原地。

  宣泄了國勢之力后,王雄體內的膨脹感消失了,整個人都舒坦了很多,但,此刻抓著巨闕劍的右手卻是一陣發麻。

  國勢之力兇猛,對面的夏若天同樣也兇猛無比啊。

  那么恐怖的一劍,夏若天都能接下來?

  王雄深吸口氣看向對面的夏若天。

  雖然夏若天腳下大地龜裂無數,但,夏若天沒有退后一步,站在原地。

  唯一的區別,夏若天右手上的血劍,再度龜裂了。

  巨闕劍,中古十大圣劍之一,而且是其中以鋒利著稱的圣劍,其堅硬度、鋒利度,都讓王雄占據了莫大的優勢。

  “嘩啦啦啦!”夏若天的血劍崩碎落在了地上。

  夏若天好似無法接受這一刻的事實一般。

  “夏若天,你敗了!”王雄沉聲道。

  王雄不得不搶先開口,如今,國勢之力都宣泄一空了,只與夏若天打個平手,夏若天若是再將大荒劍取來,自己還打什么?

  夏若天怔怔的看了眼王雄,又看了看手中的劍柄。

  對于劍修來說,人在劍在,人亡劍亡!就算沒有那么夸張,但,劍修都有個認知,劍都被人毀了,還好意思胡攪蠻纏?

  也不知夏若天怎么了,此刻真的沒有再取大荒劍,而是整個人猛地一顫。

  王雄知道,夏若天沒有受傷,此刻,應該是心里受到了什么打擊,猛地一顫,應該想到了什么。

  夏若天沒有反駁王雄的‘你敗了!’

  這一幕,被多少人看到,特別兩大真神。

  “邪了門了,那王雄劍道真的那般厲害?”坎刃愣了楞道。

  “不知道!”離刃也是一臉糾結。

  那王雄,看起來不厲害啊,對手可是夏若天,那是夏若天啊!兩人斗的還是夏若天的強項,劍道!

  怎么,怎么莫名其妙的,王雄贏了?

  兩大真神懵了。凌霄城無數勢力的探子,此刻也懵了,很多人都擦了擦眼睛,揉了揉耳朵,尤為不信夏若天敗北了。

  這也太邪門了吧!

  只有東方國的百姓、官員露出激動之色,大王贏了,原來,大王如此厲害?

  王雄盯著夏若天,說‘你敗了’,也只是不想再斗下去罷了。

  只是此刻,夏若天猛地一顫,眼中忽然露出驚慌之色。

  驚慌?王雄不明白夏若天這是怎么了?

  夏若天緩緩轉過頭去,看向身后那塊大石頭之上。

  別人看不到,夏若天卻看得清楚。

  小幽死了,小幽割腕自殺了,地上一灘鮮血,手腕口傷口極大,旁邊還有一柄血刀。

  是小幽自己割腕的,旁邊是小幽剛剛給夏若天刺繡的一個手帕,在旁邊,是一紙血書。

  小幽死了?

  夏若天渾身都在顫抖。

  “小幽,小幽,你不能死,你還沒看到我成為天下第一劍修,小幽!”夏若天眼中頓時濕潤了起來,快步走向大石頭之處。

  四方,無數修者露出愕然之色。

  “不就是輸了嗎?怎么還哭了?”坎刃真神無法理解。

  四方無數勢力的探子更是無法理解,邪了門了,夏若天怎么哭了?

  王雄探手一揮,四周藤蔓排布出一個‘鎮天陰煞陣’,形成一個結界,隔絕內外,讓外界人看不清內部。

  別人看不清里面了。兩大真神也是一陣惱怒。

  “這王雄,好不要臉,都已經贏了,還想趕盡殺絕?”坎刃冷聲道。

  離刃卻覺得詭異,什么也沒說。

  四方無數勢力此刻卻詭異的為夏若天擔心起來了。

  藤蔓、砂石結界之中,王雄看著夏若天,到大石頭處,捧著空氣,忽然痛哭了起來。

  這是臆想癥,王雄前世就得過,自然明白夏若天此刻的痛苦。

  “啊~~~~~~~~~~~~~~~~!”夏若天凄厲的哭喊著。

  也許這聲音太大,連結界都沒有遮擋住,傳向外面,讓無數修者一激靈。

  “這王雄,好殘忍!夏若天叫的好撕心裂肺!”多少人咽了咽口水,露出畏懼。

  內部,王雄卻什么也沒動,看著夏若天抱著‘小幽’痛苦無比。

  也只有夏若天看到,小幽此刻失血過多,面色蒼白,但,臉上卻透露著一抹微笑。夏若天哭著緊緊抱著小幽。

  同時,撿起小幽留下的血書。血書上,有小幽留字。

  --------

  夫君,你修的是無情劍道,小幽知道你有牽絆,才無法專心,夫君,小幽知道你的志向,你要成為天下第一劍修,小幽也多么希望夫君能夠成功,但,我的存在,卻是夫君最大的羈絆,小幽無能,愿以死,換夫君無上境界,夫君,小幽去了,忘了我!忘了我!

  --------

  看著血書上的字,夏若天整個人都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。

  “不,我不要忘了你,小幽,我根本忘不了你,小幽,不要走,不要走,我不要成為天下第一劍修了,我只要你,我只要你,小幽,啊~~~,噗!”

  夏若天悲痛欲絕,抱著‘小幽’尸體,哭的撕心裂肺,甚至哭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,一瞬間,夏若天的頭發,肉眼可見的變白了。

  王雄驚愕的看著夏若天,一陣風吹過,那烏黑的一頭秀發變成了白發?

  “小幽!”夏若天整個人都有些癡呆的抱著小幽尸體。

  這好似昔日的回憶,此刻在夏若天臆想之中重演了,只是這一次,更加撕心裂肺,以至于夏若天一瞬白了頭。

  “夏若天!”王雄沉默了一下,開口道。

  “滾開!”夏若天悲憤之中,渾身散發著滔天殺氣。

  這一刻,誰要打擾自己與小幽的最后溫存,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。

  “夏若天!”王雄還是再度喊了一聲。

  “滾開!”夏若天一聲大吼,周身冒出滔天氣勢。

  “轟!”

  一聲巨響,王雄被這股氣勢沖擊的倒飛而出,轟然撞在了藤蔓結界之上。

  “噗!”

  巨大的力量,讓王雄都咳出了一口血。

  王雄露出一絲苦澀,這夏若天,還真是厲害,剛才若不是自己利用的國勢,還真沒辦法抵擋,想當初,夏若天以逸散的劍氣,就屠戮了東林戰王的所有手下,要知道,那可是有著天仙的。

  王雄擦了擦嘴角鮮血,再度深吸口氣道:“夏若天,我知道你現在的狀態,也知道你為你妻子,小幽之死而傷心欲絕,我雖然看不見你手中的‘小幽’,但,我大概知道一些你不了解的情況!”

  但,夏若天抱著小幽尸體,根本聽不進去王雄說的任何話。

  這一刻,悲痛欲絕,夏若天猶如行尸走肉一般,抱著‘小幽’尸體,好似要離開這片傷心地一般。

  王雄看著夏若天要走,也是一陣嘆息。

  “比如,小幽并不是自殺的,而是被人陰謀害死的!”王雄深吸口氣說道。

  那行尸走肉般的夏若天,陡然腳下一頓,頭猛地抬了起來,剛剛那心灰若死的神情,一瞬間爆發了一股火氣,一股滔天火氣。

  “呼!”

  猛地一轉頭,夏若天眼睛噴火,一股滔天殺戮直沖王雄而來。

  “你說什么……?”夏若天面露猙獰,這一刻的猙獰,似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,戾氣沖天。

  “我是說,小幽是被人害死的,然后害他的人,偽造出小幽自殺的場景。有人故意設計你,然后殺死了小幽!”王雄一字一句無比鄭重道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比分网篮球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pc蛋蛋28官网软件下载 y91永利网址 宝盈娱乐彩票平台是什么套路 斗牛看四张牌抢庄辅助 时时彩博e百 极速赛车赢了8年的注码法 内蒙古时时规则 爱玩棋牌 赛车大小单双玩法技巧微博 香港惠澤社群官方网站 牛牛怎么算 重庆时时彩骗局 龙虎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