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九章 白先生VS夏若天

第四十九章 白先生VS夏若天

  兩界山外,一片林中。

  蛛皇躲在一個草叢之中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  此行為了誅殺王雄而來,可進來多少生丹弟子,多少生丹聯盟弟子,居然一朝全軍覆沒?

  先前逃走,將王雄留給牛魔王對付,可蛛皇怎么也沒想到,又冒出一個多管閑事之人。

  白先生?

  “王雄的命,還真大啊!”蛛皇露出一絲郁悶之色。

  蛛皇沒有走,而是潛伏了下來,死死盯著遠處半山腰王雄一行。

  看著遠處王雄在一遍又一遍的殺牛魔王,蛛皇也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那牛魔王?到底什么手段?殺了一遍又一遍,居然沒死?”蛛皇驚訝道。

  可,詭異的事情就在遠方,牛魔王一次次復活,顛覆了蛛皇的認知。

  遠處,王雄為了收集‘命氣’,自然不會留手。

  另一邊,巨闕生怕中途有人阻止自己吃劍,巨闕吃神劍,基本是狼吞虎咽。

  千柄的神劍,這一小會功夫,已經全部吞咽了下去。

  “嗝!”

  巨闕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,繼而,昏昏沉沉,好似要沉睡下去。周身更是環繞著一絲絲詭異的小劍氣,好似結成了一個大繭,將巨闕包裹之中。

  王雄略微好奇,看了眼巨闕,正要說什么。

  “嗡!”

  陡然,王雄感到后背汗毛炸豎,猛地一回頭,看向大海方向。

  卻看到,大海之上,一道巨大的血色劍氣,隔海而來,乘風破浪之際,巨大的劍氣,將大海都斬出了兩分的巨浪。

  劍氣瞬間抵達兩界山不遠處。速度之快,直沖白先生而去。

  白先生指頭點在賀劍之眉心,傳遞鶴祖的傳承,陡然感受到身后強大的威脅。

  大袖一甩,背對著,另一只手曲指一彈,好似詭異的彈在了那劍氣的劍尖之地。

  “轟!”

  巨大的劍氣,轟然爆碎而開。

  爆炸之際,形成氣流,讓整片大海都是猛地一陣兇猛翻騰。

  王雄、蛛皇盡皆臉色一沉,隔著大海,向著遠方望去。

  卻看到,大海的另一邊,一個身穿血色龍袍的男子,正滿臉戰意的隔海相望。

  “夏若天?”王雄臉色一沉。

  暗中的蛛皇,卻是眼中一亮,露出一絲冷笑。

  夏若天隔海相望,剛剛那一道巨大的劍氣,只是在提醒白先生罷了。

  白先生還沒有回頭,遠處夏若天依舊等候之中。

  白先生指頭點在賀劍之眉心,過了好一會,白先生才放下指頭,賀劍之頓時周身劍氣環繞,整個人好似定住了一般。

  卻是鶴祖的劍道大綱,帶給賀劍之無邊的沖擊,更重要的是,賀劍之的強大悟性,正在快速參悟鶴祖帶來的傳承。

  “賀劍之,比我當年對劍道的悟性,可是強太多了,短短時間,居然就記下了鶴祖傳承,應該不出片刻,就能醒了!”白先生感嘆道。

  “多謝白先生!”王雄鄭重道。

  白先生點了點頭,并沒有推脫。

  王雄自會守著賀劍之,白先生也沒有多擔心。而是眉頭微鎖的看向大海對面,那戰意沖天的夏若天。

  隔海相望,無盡距離,在兩大絕世強者眼里,卻不過咫尺罷了。

  夏若天站在海對面,站在那里,讓人看起來就好似一柄出鞘的神劍,劍氣沖天。

  白先生卻平靜很多,整個人并沒有散發劍氣,卻如劍在鞘中的凡人一般,返璞歸真。

  “白十九,可還記得朕?”夏若天雖然聲音不大,但,卻詭異的傳遞到了兩界山處。

  “是你?”白先生神色微動。

  “是我,百年之約,朕回來了!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“你父親呢?”白先生沉聲道。

  “家父?呵,家父就是因為與你一戰,最終殞落了!今日,朕代父完成遺愿,再戰白先生!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“你父親殞落了?不應該啊!”白先生露出一絲疑惑。

  “哼,有什么不應該的?若非你,家父也不會受創,更不會因郁成疾,殞落身死!不過,朕不怪你,這是家父的宿命,也是朕之宿命。朕之一生,只為劍而生!朕要戰敗所有劍修!”夏若天冷聲道。

  “你入魔了!”白先生瞇眼道。

  “你說什么?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“誠于劍,你沒錯,但,不可忠于劍!人為本,劍為仆,任何時候,都不要為劍而活,劍是你手中的仆,而非你是劍之奴!只有劍奴,才會為劍而生!”白先生搖了搖頭。

  “朕的劍道,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!白先生,出劍吧,今日,朕就代父完成戰約!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“代父報仇?呵,也輪不到你吧!”白先生搖了搖頭。

  “嗯?”夏若天瞇眼看向白先生。

  “我若記得不錯,你應該有個長姐,她的劍,當年更接近你的父親!”白先生沉聲道。

  “花千紅?呵,她已經忘記她的劍道了!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白先生眉頭微皺。

  “出劍吧,白十九,今日一戰,朕要帶走你的劍!”夏若天沉聲道。

  白先生臉色陰沉的看向海的另一面。

  王雄露出一絲擔心之色。

  夏若天的劍道有多強,王雄可是親眼所見,就算三層萬仙陣也困不住他,一劍斬去一層萬仙陣結界,更勢如破竹,斬殺東林戰王。周身散發劍氣,就撕碎了鳳凰山無數強者,其中就有大量天仙。

  絕世劍修,不過如此。

  如今,夏若天前來挑戰白十九?白十九實力又如何?

  “白先生,你有兩界通道守護之責,萬一……!”王雄擔心道。

  白先生卻看向王雄,露出一絲輕笑:“你擔心我出意外,沒人守護在此,讓異族鉆了空子?”

  王雄微微皺眉,但,心里有這層意思。

  “我方世界,量劫過后,毀滅在即,豈會再懼戰斗?相反,渴望戰斗。只有在戰斗中,才能突破自我,才能更強,我勝了,能更強,他勝了,他能更強,更強了,才能鎮殺更多異族!還有什么好在乎的?”白先生笑道。

  王雄點了點頭。

  白先生看向遠處夏若天:“你代父出戰?可準備好了!”

  白先生應戰了!

  遠處夏若天眼中閃過一絲滿意,探手血色長劍一揮。

  “呼!”

  整個大海之上,忽然冒出無數水柱,一道道猶如劍鋒沖天,劍形海水,帶出滔天暴戾。

  “請!”夏若天眼中戰意沖天。

  白先生翻手,掌心多出一柄白色的長劍,長劍很樸質,和白先生一樣,好似返璞歸真一般,沒有絲毫劍氣四溢。

  可就白先生取劍的瞬間,所有人都知道,絕世劍修要動手了。

  白先生踏前一步,手中白色長劍輕輕一揮。

  “咔!”

  以白先生長劍為起始,一股寒氣直沖整片大海。就看到,那劍水柱沖天的大海邊緣,忽然間被凍結了。

  “咔咔咔咔咔!”

  以兩界山處為起始,巨大的冰寒,瞬間息千里,滾滾大海,僅僅瞬息之間,全部凍結了。

  無數劍水柱,瞬間猶如冰山沖天,劍形冰山,萬里冰封。

  劍之寒氣,將整片大海都凍結了。

  二人雖然沒有相互出手,可一個戰斗起手之勢,卻盡顯劍之兇猛。

  遠處夏若天周身血光沖天,猶如一團熾烈的大火,而白先生周身,寒氣四射,猶如萬年寒冰。

  “這樣才有意思!”夏若天嘴角露出一絲邪笑。

  “呼!”夏若天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白先生也是陡然身形一晃,也驟然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下一刻,二人瞬間出現在了冰海的正中央,瞬息萬里,恐怖的速度,讓王雄都是瞳孔一縮。

  兩人交戰,一觸即發,近乎瞬間到了彼此近前,一劍斬向彼此。

  “轟!”

  血劍和白劍在冰海上空相撞。強大的劍力相撞,形成一股劍氣浪席卷四方,巨大的沖擊力,直沖冰海。

  萬里冰封的大海,近乎瞬間被這股強大的余波炸裂。

  “轟~~~~~~~~~~~~~~~~~~!”

  整個冰海,轟然爆炸了,無數冰塊沖天。炸的天翻地覆。

  巨大的震動,帶動整個大地都是猛地一震,這一震,威力巨大,聲傳整個古戰場星球。

  在遙遠處,大周仙帝帶著無數屬下,正在向著兩界山行來。

  陡然,大地猛地一震。

  “吁!”“唳!”

  無數馬匹,無數鶴騎,瞬間嚇的驚慌失措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大周丞相頓時驚怒道。

  此刻,大周仙帝已經站在馬車口,看著遠方了。

  “陛下,應該是兩界山方向!”一個臣子馬上說道。

  “兩界山?”大周仙帝瞳孔一縮。

  隔著萬里之遙,居然有如此聲勢傳來,那方向,必然有無比兇猛的一場戰斗。

  “加快速度,全力前往兩界山!”大周仙帝下令道。

  “是!”一眾臣子應聲道。

  兩界山處。

  王雄探手間,將四周炸碎來的碎冰全部清理了,但,遠處戰斗可不是一次撞劍,白先生、夏若天,兩大劍修一次碰撞分開之后,再度彼此沖向了彼此。

  “長進不小!”白先生瞇眼道。

  “你上次見朕,已經是百年前了,白十九!試試我這百年的參悟!”夏若天冷聲道。

  說話間,夏若天的絕情劍意再度爆發,剛才還炙烈如火,轉眼,就赤寒如冰了。

  “轟!”

  兩大劍修,再度撕殺而起。

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云南时时结果走势图 福建三 如何给网赌假充钱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广东爱彩乐十一选五 四川快乐12直选遗漏 重庆时时是真的吗正规吗 车牌随机选号技巧 广东麻将话费游戏 极速时时网站是多少 凤凰论坛两码中特 欧洲秒速时时技巧 球探app官方下载苹果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基本走势 新时时360票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