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五章 蛛皇倉促的計劃

第七十五章 蛛皇倉促的計劃

  一間小院之中!

  蛛皇、丹芝子、毒老祖、赤冰子坐在一起,聊著東方國之事。

  “諸位師叔,四大弱勢力,已經被王雄吃下了,而且損失極小!東方國的國土已經達至一百五十座城池了!”赤冰子一臉郁悶道。

  “我知道,急什么!”蛛皇喝了一口茶道。

  “王雄之勢越來越大了,四大人仙勢力后,是四大地仙勢力,如今…………!”赤冰子越來越擔心道。

  “毒老祖,你不是說,你新研制出來的劇毒,就算天仙吞吃,也必死無疑嗎?教主不讓我們親自動手,我們可以給王雄下毒啊!”丹芝子皺眉道。

  “是啊,師叔,不能再讓王雄壯大了!”赤冰子配合道。

  毒老祖看向蛛皇,蛛皇瞇眼,搖了搖頭:“不行,現在不是好時機!王雄一直在凌霄城不出來,一旦出錯,容易打草驚蛇!”

  “可是,師叔,王雄此人,不能給他時間啊!一旦等他吞并更多疆土,大勢將成,就更沒有機會了啊,王雄要是一輩子躲在凌霄城,難道我們就一輩子看他成長嗎?”赤冰子勸道。

  “是啊,師兄,宜早不宜遲,我們又不需要自己動手,就算失敗了也沒什么!”丹芝子點了點頭。

  “凌霄城,還有教主埋下的一顆棋子,我們可以利用他啊!讓他給王雄投毒!而且,東方國剛剛吞噬了六十座城池,正是開宴慶功的大日子!如此良機,機不可失啊!”毒老祖也勸道。

  “是啊,師叔!”赤冰子也是期待道。

  此次,雖然是蛛皇為眾人之主,但,終究是兩個師弟,還有一個是教主弟子,蛛皇沉默了一下,終究點頭了。

  “那我通知那顆棋子?”毒老祖眼睛一亮。

  “既然決定了,自然不能輕率,我來操辦吧,只是有些倉促,未必能有多大效果!”蛛皇嘆息中,點了點頭。

  -----------

  凌霄城,王宮之中。

  因為東威軍一路高歌,短短時間,收服疆土,更奪取六十座城池,捷報來臨,舉國歡慶。

  東威軍,不僅僅是軍隊在作戰,還有巨大的后勤需要處理,南宮浪負責各方錢財輸出,張濡負責各處人事,還有六部通力合作。開戰,卻是一個大工程。

  如今取得勝果,王雄自然要犒勞一下這些辛苦的官員,開設一場小宴,鼓勵百官,并且做出一些小的獎勵,讓百官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更加努力拼搏。

  小慶功宴,還沒開始,王宮之中,自然忙前忙后。

  王忠全為青衣衛總指揮使,除了監察百官,刺探天下,更有負責大王安危之責。

  本來王宮一片喜氣,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的,可沒多久,卻出現了一件大事。

  “指揮使大人,不好了,于百戶檢查宴客酒水的時候,發現有人投毒,而且,直接投毒大王!”一個青衣衛請來稟報。

  “什么?”王忠全陡然臉色一變。

  青衣衛頓時為王忠全引路,很快來到了御膳房。

  “憑什么說是我下的毒?我為什么要害大王!不是我!”御膳房外人群中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。

  “讓開,指揮使大人到了!”一眾青衣衛叫道。

  頓時,人群讓了開了,讓王忠全走到了中央。

  卻看到,在中央,一個白發老頭,穿著御膳房總管的衣服,面露憤色的看著面前一個青衣衛。

  “趙叔?”王忠全陡然臉色一沉。

  “大總管,你來了,你來的正好,他居然說我給大王投毒?大總管,以前東方王府的時候,我是看著大王長大的,大王也是吃我煮的飯長大的,不僅大王,昔日老王爺也是如此,他說我下毒?來來來,我哪里下毒了?毒死我算了!”趙叔抓著湯勺瞪眼吼叫著。

  一旁一些廚師也紛紛開口道:“大總管,我們都是東方王府的老人了,怎么可能害大王?趙叔資格最老,他瘋了啊?他背叛大王?怎么可能?趙叔要給大王下毒,以前就可以了。為什么要等到現在,趙叔傻啊?”

  “是啊,大總管,趙叔是被冤枉的,在王府做了一輩子飯,現在被冤枉下毒。這不是寒趙叔的心嗎?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一眾御膳房廚師紛紛氣憤道。

  趙叔更是一副要拼命的樣子。

  王忠全眉頭微皺,扭頭看向一旁被趙叔喝斥的青衣衛百戶,于百戶。

  那于百戶也是臉色一陣青紫,面露憤色:“大人,屬下并沒有說謊,這趙叔是御膳房老人沒錯,就因為老人,所以一般人沒人敢查他,可是,我青衣衛有負責王宮安全之責,一旦出錯,我等可是要受牽連的,這大宴的安全工作,也是我們青衣衛負責。我們檢查一下又錯了嗎?

  檢查到大王酒的時候,發現里面有劇毒,更重要的是,這什么趙叔,在我們檢查的時候,還百般阻攔,倚老賣老,其他青衣衛不敢檢查了,可我沒有,我就要查清楚,這一查,那酒水中真的有毒,而且,只要一小滴,就能讓百人致死,更重要的是,這毒還有延遲效果,喝下去短時間還沒感覺!”

  其它青衣衛也紛紛點頭:“是啊,指揮使大人,要不是于百戶多了個心眼,此次大宴,可要出大事了!”

  青衣衛們紛紛焦呼,若是大王中毒,自己這一批負責監察的青衣衛可都要受到牽連。這趙叔,還真是害人不淺!一定是奸細。

  “放屁,一定是你故意陷害我!”趙叔瞪眼道。

  “哼,給大王的酒水,都是你負責,我們碰都沒碰過,當時,審查的也是你。趙叔?你是外來的奸細吧!”于百戶瞪眼道。

  兩方人爭吵不休,王忠全也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  “將趙叔、于百戶,都抓起來!”王忠全眼中一冷。

  “什么?”眾人臉色一變。

  王宮之中,出了投毒案,王忠全自然無比警覺,這可是王宮啊,要不是今天出了岔子,以后不知會有什么大禍害呢。

  “你們,去搜查趙叔、于百戶的家,審問他們的家屬,仔細檢查,速去速回!”王忠全冷聲道。

  “是!”一群王忠全最信任的青衣衛頓時快速前往。

  “大總管,是他……!”趙叔焦急道。

  “大人,就是他……!”于百戶焦急道。

  “你們都閉嘴!”王忠全瞪眼道。

  二人都不說話。沒多久,那去檢查二人家里情況的青衣衛,紛紛回來了。

  “大人,于百戶的家庭,沒有任何情況,家里人什么也不知道,沒有異常!”一個審查之人說道。

  “大人,趙叔家人,卻是準備出城省親,被我們攔截了下來,我們在趙叔妻子的包袱里,搜到一把她自己也不認識的鑰匙!”另一個審查之人說道。

  “哦?出城省親?這么巧?”王忠全忽然眉頭一挑的看向趙叔。

  “大總管,我冤枉啊,我老丈人前不久傳來消息,說快不行了,我才讓老婆子回去看望的啊,我是放心不下大王的大宴,我才沒去,我是無辜的!”趙叔頓時驚慌道。

  趙叔也沒想到這么巧的事情,如此一來,自己就有理說不清了啊。

  “那把鑰匙呢?”王忠全皺眉道。

  “在這!”一個下屬送上鑰匙。

  王忠全微微皺眉。

  “調度各方青衣衛,將趙叔的所有產業,趙叔妻子娘家的所有產業,趙叔所有兄弟的所有產業,趙叔摯友的所有產業,全部徹查一遍,尋找這把鑰匙的鎖!快去!”王忠全下令道。

  “是!”

  青衣衛如今,已經滲透到了各地各方,王忠全一聲令下,四方全部動了起來。更有一個個仙鶴快速飛向四方城池。

  大宴還早,青衣衛的效率卻是恐怖至極。

  傍晚時分,已經有消息傳來了。

  “大人,查出來了,趙叔老丈人,的確快不行了,但,病的很蹊蹺!來的太快了!”一個青衣衛稟報道。

  “大人,找到了,那把鑰匙的鎖,是趙叔祖上的一個偏僻舊宅地窖里一個機關鎖,我們打開之后,里面一個儲物手鐲,里面有百萬靈石!”又一個青衣衛遞來儲物手鐲。

  百萬靈石?

  “呵呵,趙叔。虧我那么信任你!帶走!”王忠全怒從心起。

  這趙叔也是東方王府老人了,卻被人買兇殺大王?這是找死!

  “我是冤枉的,我是冤枉的,大總管,我為什么要害大王啊,這鑰匙不是我的,我不知道這百萬靈石啊,我不知道!”趙叔驚恐的叫著。

  “到現在,還冥頑不靈,帶下去審問!是誰讓他下毒的!”王忠全冷聲道。

  “是!”一眾青衣衛將趙叔押解了下去。

  王忠全這才看向那于百戶。

  “指揮使大人,好險!”于百戶慶幸道。

  王忠全更加慶幸,沒想到這趙叔,居然被人買兇了,是時候,對王宮清理一番了。

  拍了拍于百戶的肩膀:“小于,你做的不錯!這次若不是你心細,這次大宴可是要出大笑話了!”

  “屬下職責所在!”于百戶馬上鄭重道。

  “說的好,職責所在,不管什么人,都不能徇私,你做的不錯,過些日子,你考核過了,本官升你為千戶,此次真是不像話,其他人居然不敢查?你敢!做的不錯!接下來,你負責大宴的一切檢查,做好大宴一切事宜!”王忠全鄭重道。

  “是!”于百戶頓時興奮的叫道。

  于百戶帶著一群青衣衛再去忙了。

  王忠全微微一陣輕呼,此次好險。

  王忠全自覺做的不錯,但,并沒有向王雄稟報,畢竟,王雄的事情特別多。既然解決了,那等大宴過后,再去稟報也不遲!

  王忠全繼續巡視王宮之際,卻看到不遠處張濡似乎情緒不錯的從上書房出來,王忠全想了想,還是走了上前。

  “張大人!”王忠全開口道。

  “哦?王大人?不知有何指教?”張濡好奇道。

  畢竟,王忠全很少和大臣們打交道,忽然迎向自己,有什么事?

  “張大人,你負責遷徙百姓之事,最近,在外注意安全!”王忠全深吸口氣道。

  “哦?出什么事了?”張濡神色一肅。

  “當然,檢查四方隱患是我青衣衛職責,但,還是請張大人小心,如今雜事繁多,以防隱患…………!”王忠全將剛剛準備給大王投毒的趙叔說了一遍。

  張濡瞳孔一縮:“投毒?都到王宮來了?”

  “是啊!要不是小于警覺,此次……!”王忠全微微一嘆。

  “刺殺大王,非同小可,王大人,可不能就這么輕率結束了!”張濡微微皺眉道。

  “我已經派人審查趙叔了!”

  “不,我的意思,除了那趙叔,會不會還有別人?聽你這么一說,我發現,這趙叔刺殺被查,太順利了點!”張濡皺眉道。

  “嗯?”王忠全瞳孔一縮。

  可下一刻,王忠全還是搖了搖頭:“不,經過趙叔的事情過后,我青衣衛不會懈怠了!不會再出錯了!”

  “王大人,你確定?”

  “我確定!”王忠全肯定道。

  “好吧,那王大人你仔細處理,我還有大王交代的任務,先走了,你可要好好把關啊,青衣衛檢查,就不會再出紕漏了?”張濡告辭道。

  王忠全點了點頭,送走了張濡。

  可王忠全卻是心中一稟,王忠全對王雄的看護,比任何人都重,張濡沒有時間多分析,但,剛才提到的一切卻說明了一個問題,趙叔刺殺事件,一切都太順利了。

  相信自己青衣衛?比起王雄的安危,王忠全寧可對自己多審查一遍。

  深吸口氣,王忠全快速前往宴客大廳。

  “大人,已經檢查過了,沒問題!”于百戶馬上上前稟報道。

  “大王的酒呢?”王忠全看向于百戶。

  “大人放心,這一次,大王的酒,我們檢查了好幾遍,屬下最后還親自檢查了一番!”于百戶確定道。

  “嗯,你們出來!”王忠全讓一眾青衣衛站到一邊。

  “大人,怎么了?”于百戶不解道。

  “你們,進去再檢查一遍!”王忠全指著另一隊青衣衛。

  “大人,我們都檢查過了啊!”于百戶頓時露出焦急之色。

  但,王忠全并沒有理會,而另外一隊青衣衛更是不理會的進入其中,很快,大殿中傳來一聲驚呼。

  “啊!”一個青衣衛口吐白沫,跌倒在地,瞬間,腸穿肚爛而死。

  “大人,大王的酒水,有毒!”大殿內傳來一聲焦呼。

  王忠全頓時臉色大變:“拿下!”

  那邊,于百戶還想要逃跑,可,轉眼就被抓住了。

  “哈,哈哈,小于,你還真是好大的膽子,說,是誰讓你對大王下毒的?還有,你居然陷害趙叔!若不是張濡……,若不是本官多個心眼,居然差點被你得逞了,哼!”王忠全冷聲道。

  “大人饒命,大人饒命,屬下,屬下……!”于百戶露出驚恐之色。

  “說!”王忠全一腳踩在于百戶的肩膀之上。

  “屬下也不知道是誰,屬下前不久欠下了賭債,被追債的受不了了,然后有人找到了我,給我,給我五百萬靈石,讓我……!還說,會幫我陷害趙叔,那鑰匙也是……,趙叔他老丈人也是被那人弄倒下的,我,我一鬼迷心竅,就……!”于百戶瑟瑟發抖道。

  王忠全眼皮一陣狂跳,瞬間發現,青衣衛中,居然有如此漏洞,此次過后,必定一番清洗。

  “帶下去,好好審問!”王忠全沉聲道。

  “是!”其它青衣衛應聲道。

  “去,將趙叔請出來!”王忠全急躁道。

  好險,好險,趙叔是王府的老人了,怎么可能害大王?都怪自己招來的混蛋!

  沒多久,趙叔沉冤昭雪,被放了出來。

  王忠全更是親自前去,給趙叔道歉。畢竟,趙叔也是王府的老人,從王洪開始,老東方王府就吃他做的飯了,雖然沒多大權勢,但,大王還是念及舊情的。

  “大總管,我沒事,你不用向我道歉,只有大王無礙就好。你該徹查一番青衣衛了,大王將安危交給你保護,卻……!”趙叔嘆息道。

  “放心吧,趙叔,我會專門成立一個監察青衣衛部門的!”王忠全眼中閃過一股殺氣。

  “大宴的事情,交給我,這一次,我一定會好好審查,絕對不會再出紕漏,先前,那什么于百戶,監察我酒水的時候,故意向里面投毒,然后陷害我?他就是擔心,他投過的毒,再度被別人查出來,所以,才為了得到你的信任,讓他成為此次大宴監察的總負責人。這樣,他投毒,就沒人再檢查了。哼,你青衣衛可別再出奸細了!”趙叔嘆息道。

  “不會了,趙叔,你放心吧,這次大宴,全交給你了。還有,大宴要開始了,你看……!”

  “誰知道其它酒水、飯菜有沒有問題了,我必須重新張羅,這一廳酒水佳肴,都不能要了!”趙叔沉聲道。

  “嗯!”王忠全點了點頭。

  王忠全重新安排之后,御膳房再度加工加點快速籌備了。于百戶那邊,雖然還沒有審問到最后,但,王忠全還是深吸口氣,前去上書房向王雄稟報。

  沒多久,上書房中,王雄批改奏章之際,王忠全稟報了一切。

  “哦?有人下毒,要刺殺孤?”王雄雙眼微瞇,放下了毛筆。

  于此同時,御膳房中,趙叔目送王忠全離去之后,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极速pk10计划软件下载 外围投注平台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 澳洲5分彩下载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pc28代理能赚多少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时时彩刷量方案 贝贝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彩票防连挂技巧 手机打鱼游戏现金 韩国宝乐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河北时时开奖视频 快乐12胆拖投注价格表 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