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眾小說網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章 狀元,張濡

第六十章 狀元,張濡

  “我有一篇《魂化天妖法》,可讓人修之魂,奪天地之造化,可擬萬獸之形態,用其天賦,撼萬魂而獨尊!”李神仙露出一絲輕笑道。

  這功法,是李神仙集合多種頂級魂修功法創出來的,就其擬萬獸之形態,用其天賦,就世間少有。李神仙相信,張濡肯定說不出道道來。

  果然,張濡聽到李神仙的話,露出一絲苦澀,張濡是知道有些靈魂修行的功法,但,卻沒有李神仙這功效,更何況,這還是李神仙自創的功法!

  張濡露出一絲無奈,李神仙心情卻是舒暢了很多,扭頭看向王雄。

  “好了,王雄,本尊可有能教你的?現在,拜師吧?”李神仙自信道。

  “《魂化天妖法》,孤是沒聽過,不過,你這功法的類似效果,孤倒是知道幾篇差不多的,孤念給你聽!”王雄忽然開口道。

  “呃?”張濡、李神仙都是一怔。

  什么情況?大王也有強大功法?

  王雄剛才將李神仙思路引向靈魂修煉,就是給李神仙挖坑,王雄前世可是虎王尊,實力滔天,但,王雄最強的還是靈魂修煉,更是收集天下魂修功法,最終創出了世間最頂級的魂修功法之一《白虎煉陽圖》!比魂修功法,世間能比得過王雄,可沒幾個!

  “第一篇《大日煉魂訣》,第二篇《三尸魂經》,第三篇《無相天魔訣》………………!”王雄一篇一篇的念著,三篇功法,王雄只說了聊聊十幾句,就不說了。

  雖然這些修煉功法,王雄沒有具體說出來,但,寥寥十幾句已經足夠了。

  張濡、李神仙盡皆瞪眼看向王雄。

  “不可能的,大日煉魂訣?就連我家族都沒有記載!三尸魂經、無相天魔訣,不是,不是那兩個圣域的鎮教至寶嗎?”張濡吶吶自語,驚訝的看向王雄。

  而李神仙卻是瞳孔猛地一縮,也是驚訝的看向王雄,這三篇功法,李神仙都聽說過大名,其中無相天魔訣,李神仙還知道上篇,可,如今王雄所念出來的,一個字都沒錯,雖然只有聊聊十幾句,可足矣證明,王雄的魂修功法,不比自己差了。

  “怎么可能,你怎么會知道這些功法?王洪不可能接觸到的!”李神仙瞪眼驚詫道。

  張濡微微苦笑,對著王雄微微一禮:“大王,草民剛才丟人了!”

  張濡看來,王雄比自己知道的都多,自己剛才豈不是多此一舉了?

  “張先生無需如此,孤只是略知幾本魂修功法罷了!”王雄搖了搖頭。

  王雄說的是實話,魂修功法,沒人有自己多,但,若說其它功法的底蘊,還是世家的存量大,王雄前世雖然修行各種功法,但,對于不修了的功法也沒太關注,要說知道功法多少,卻沒有張濡多。

  但張濡不知道啊,只當王雄謙虛了。

  唯一郁悶的就是李神仙了。剛剛倒下一個張濡,眼前王雄怎么變得也如此邪門了?剛才是騎虎難下,如今是騎龍難下了。

  自己要收個弟子,就這么難?

  李神仙眼中慢慢變的陰沉了起來,但就這么放棄,李神仙還真不愿意,還沒人可以拒絕自己。

  王雄好似看出李神仙那即將不顧一切的眼神,立刻深吸口氣:“李神仙,你想收孤為弟子?孤有一賭約,不知閣下可敢?”

  “哦?”李神仙冷冷的看向王雄。

  “我們以五十年為限,五十年后,你若覺得還能教導孤,孤就拜你為師如何?”王雄盯著李神仙道。

  “五十年?”李神仙雙眼一瞇。

  “五十年后,閣下若是沒有能力教我!你入我東方王府五十年,作為你我對賭的彩頭如何?”王雄盯著李神仙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,你還想讓本尊入你朝為臣?”李神仙眼睛一瞪,眼中閃過一股殺氣。

  “怎么?你不敢了?不敢我也不用五十年,二十五年后!你要是能有教導孤的東西!孤就拜你為師!如何?”王雄踏下龍椅,向著李神仙逼前一步。

  二十五年,對凡人來說很長,可對于仙人來說,有的時候還不如一次閉關的時間長。

  王雄說的雖然含蓄,但,語意卻極為張狂,意思是,我二十五年后,就超越你。你敢不敢賭?賭你接下來的五十年!你可敢?

  李神仙盯著王雄看了一會,眼中一陣陰晴不定。王雄如今的實力,李神仙自信一根手指就能捏死。可王雄那股傲氣。卻讓李神仙極為不爽,甚至好似看不起自己一般。

  “呵,哈哈,哈哈哈哈,好,好,好,本尊不差這二十五年,不,容你五十年又如何?若是你五十年后,不能讓本尊心服,你就要三跪九叩,拜本尊為師!”李神仙面露冰冷道。

  “五十年之后,孤若是能不輸閣下,閣下入我朝堂為臣五十年!”王雄也是沉聲道。

  這一刻,兩人雖然沒有回應對方的話,但,對賭已成,二人眼中都閃過一股戰火。

  五十年,的確緊了點,但,王雄有前世記憶,恢復修為,還是有一定把握的。再說了,眼前李神仙雖然不知底細,但,前世的驕傲讓王雄不可能向李神仙低頭。

  賭約一成,大殿中的氣氛就緩和了不少。

  “李神仙,遠來是客!不若在我王府盤桓幾日,孤也想與閣下交流一番魂修功法!”王雄此刻邀請道。

  “不必了,本尊可沒工夫在你這耽擱!”李神仙一甩袖子拒絕了。

  李神仙心中依舊憋著一股火氣,和王雄對賭了,回過頭來,依舊有些不甘心,李神仙擔心繼續留下,會立刻撕毀和王雄的賭約。畢竟,李神仙從來沒受過這種窩囊氣。況且,王雄這弟子收不了,李神仙還需要去物色其它君王。自己的計劃,還要找別的君王實行。

  “既然閣下俗務纏身,那孤就不留了!”王雄點了點頭。

  李神仙走了也好,留在這里,還要派人伺候著。自己如今實力孱弱,可不想與這性格詭異的人多交流。

  李神仙一甩袖子,踏步就要離開,在離開之前,忽然扭頭看向王雄。

  王雄眉頭一挑,難道李神仙要反悔?

  “忘了跟你說了,前不久,看你挺著緊一個小丫頭的死活,她的傷勢很慘重吧?”李神仙開口道。

  “你能救青環?”王雄眼睛一亮。

  “她那傷勢,大羅金仙來了都沒用!需要靈丹妙藥才行!”李神仙沉聲道。

  “哦?閣下知道哪里有?”王雄神色一凝。

  “生丹圣地,本來有一種丹藥,叫著‘生生造化丹’!仙人以下,任何傷勢都能救好!天仙以下的仙人,也能恢復大部分傷勢!就連仙人昔年也掙破頭的仙丹!那小丫頭還沒渡過劫,應該可以!”李神仙想了一下道。

  “生生造化丹?”

  王雄微微思索。但王雄明白,眼前李神仙應該不會騙自己。

  “多謝!”王雄對著李神仙第一次鄭重的一禮。

  “呵!”李神仙搖了搖頭,踏步出了長青殿。

  “呼!”

  瞬間,李神仙踏步沖天,消失在了天際。

  李神仙消失了,王雄卻在龍椅口,皺眉深思。

  “生丹圣地?豈不是父親以前的宗門?赤云子、赤瀾子的師門?生生造化丹?”王雄皺眉思索。

  一旁大殿之中,群臣卻是心態不一。

  普通臣子一臉可惜,剛才那可是仙人啊,連赤云子都一掌大敗的仙人啊,要收大王為徒,大王居然拒絕了?你不要,給我啊,我愿意拜他為師啊!

  余燼、巳心、王忠全卻是輕呼口氣,眾人跟王雄態度一致,王雄不愿拜師,眾人自然站在王雄一邊,剛才好險,要是激怒仙人就慘了,還好將仙人忽悠走了。

  張濡卻是驚奇的看向王雄。

  張濡驟然發現,自己好似對王雄了解太少了。不說了那三篇傳說中的魂修功法,就王雄那股傲氣,是張濡很少見到的。上一次見到,卻是在大秦人國,在人皇身上見到過。想不到,自己要輔佐的君王,也有如此氣度。一個連天仙都不屑的氣度。

  張濡感覺,自己此次來東方封地,真的來對了。

  另一邊,一眾考生都看傻眼了。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多了。一個個如今都有些心神不寧了。就連接下來考試,都不知道寫些什么了。

  張濡回到考生位置。王雄也再度坐于龍椅之上。首先看了張濡的考卷。

  張濡的家族培養中,就有治國之道,這片文章,的確精彩,為王雄找到了大量東方封地問題,并在文中找出解決辦法,讓王雄滿意無比。

  很快,陸陸續續的有卷子送了上來。

  經過一番考官的閱卷和王雄的親審之后,很快,一眾名次就定了下來。

  “今文武之試同殿,張濡之卷,文治第一,武策第一,當為殿試頭名,為今科狀元!第二名……,第三名………!”一個侍從高念著各種結果。

  一個個名字念了出來,沒有任何人懷疑今日科舉的公正性,張濡更是用其表現贏得了所有考生的認可,更有文章引得了閱卷官員和王雄的認可,實至名歸,為科舉第一名,今科狀元。

  “大王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所有有排名的考生頓時興奮的對王雄一拜。

  “今日遇到事情頗多,就此退朝吧,今科考生任命,十日后!會張榜天下!”王雄沉聲道。

  “恭送大王,大王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所有官員、考生恭送起身的王雄。

  王雄踏步,從側門離開了。

  王雄一走,所有考生都涌向張濡。

  “恭喜張先生,不,張狀元!”一眾考生頓時興奮的行禮道。

  “同喜,同喜!”張濡也笑著應付一眾考生。

看過《凌霄之上》的書友還喜歡

热门棋牌类游戏
七乐彩app真能赚钱吗 vr赛模拟器多少钱 浙江12选5遗漏图一定牛 下载快3新版 怎么看mg游戏出不出分 现实赌牛牛技巧 快乐赛走势图表 下载福彩快乐12软件 云发购最高邀请码 蝌蚪中文网 王者荣耀芈月x孙膑小说 捕鱼达人豪华版 北京pk直播网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云南大乐透中奖9000万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